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章(1/3)
    沈府,这几年要比从前富裕很多,庭院有扩建,家具,摆设全是讲究,连下人也增加许多,更别提瓷器茶皿都用当今最上等的。

    看到这些古色古香的物件,元菱才想起,她在现代,身为刘逸时,为何会对这些古文能够准确无误的判断真假了。大概是受这一世的影响,是一种本能吧。

    想起在现代的生活,不免有些担心周成明若联系不上她,会不会担心?若是说,回到这一世,她对现代,唯一的牵挂便是周成明。如果早知道他们的缘分这么短,以前就对他好一些,少留点遗憾。

    她正兀自出神,忽听她娘说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差人送来的。你虽被关在六池宫,但皇上对咱们沈家却是十分好的。这几年,你爹爹跟哥哥也在朝廷受到重用。”

    “那就好。”

    元菱已打探出来,原来寅逸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已经跳崖身亡的事情。他只说,她犯了事,被囚禁在六池宫,不得出入,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否则一律处死,包括沈家人。

    “菱儿,你私逃出六池宫,若是被发现,如何是好?”

    沈将军看到自己元菱自然是高兴,但却也不可避免的担忧这个问题。这几年,皇上对元菱,是恨之入骨,连名字都不准提,他是最清楚的。现在看着元菱,蓬头垢面,满身的尘埃,又穿着稍奇怪的服饰,便认定她一定是私自逃出宫。

    因为她爹的一句话,气氛一下压抑下来。爹娘,哥哥都担忧的看着她,初见面的喜悦之后,几人便已冷静。

    元菱忙安慰道:

    “没关系,六池宫常年无人能走进,不会有人发现我不在,我只是想你们了,回来看看你们,再寻个机会回去便是。”

    元菱虽这么安慰,但心里却也忐忑开,她这样贸然回到沈府,会不会给家人招来杀身之祸?是她想的不周全了。

    “菱儿,是爹对不起你,一直没有办法把你从六池宫救出来!”

    娘闻言,开始啜泣。

    “你爹爹跟哥哥,在战场上虽屡立战功,在朝廷也是位高权重,深受皇上赏识。然而,却不能在皇上面前提你一个字。前些年,你爹为你求情,刚提到你的名字,皇上当即就脸色铁青,大发雷霆,吓的满朝文武百官都跪地,纵然是你爹一生驰骋沙场,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但也被皇上的样子吓得回来后,便生了一场大病。这两年,皇上的性情大变,朝中已无人敢跟他说话,凡有人逆着他心意的觐言,轻者被降职,重者被罢官。他治理天下是奇才,却也专制,倨傲得狠。通朝的老百姓无不对他竖拇指的,天下太平,百姓的日子比前朝好过百倍。但只是咱们这些大臣,伴君如伴虎。”

    她娘还想继续说,但是被她爹制止。

    “妇道人家,莫要多言。”

    她娘看了看她爹,低着头,看元菱,却忍不住,还是说:

    “你爹爹跟哥哥再也不敢在皇上面前提你,宫里头的人,更是忌六池宫为洪蛇猛兽,谁听到都要避讳。我们只能干着急,一点法子都没有!”

    “菱儿,你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遭到如此的待遇?你从前虽是任性了些,但也是知轻重的,定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们的一番话,让元菱彻底清醒,看来沈府不是她的久留之地,必须尽快离开,她不知道寅逸会这样的恨她。

    她的到来,不敢让底下的佣人知道,所以爹娘早早安排她去休息。还是她从前的闺房,在阁楼之上,开了窗,外面是个花园,花草虫鸣,漫天繁星,她坐在窗前,吹着微微的凉风。直到此刻,都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现在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说她现代那二十多年的生活才是一场梦?虚虚实实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人真的有前世,而她回到前世。

    坐在这间阁楼上,太多记忆汹涌着朝她袭来。这个位置,寅逸曾经也坐过。是她偷偷带着他来的,也是这样的夜色,他承诺给她一生。

    那时,他还是三皇子,从小聪颖好学,骁勇善战。跟着前皇走南闯北,攻城略池,小小年纪,即有勇又有谋。但是,因为他的出生与其他皇子比便不好,跟大皇子更加无法比拟,因他的娘亲只是一名宫女,临死了也没没名没分,前皇未曾重视过他。

    元菱记得有一年,中元节,寅逸骑马带着她去城郊,把大把大把纸钱扔向河流,指着万里山河,对她说:

    “总有一天,我要为她建皇陵,让全天下人都来朝拜她。”

    当时他的母亲是个宫女,死后连个葬身之地也没有。那时候,寅逸说这番话时,元菱并不懂在他的眼里,一生已经奠定,仇恨,野心,都已牢牢在他心中。

    或者元菱是懂的,但不肯接受。

    所以,后来,他要娶北厥国公主仓若钰为妃时,她不吃不喝,以死要挟。

    “你可还记得,你带我进宫时,如何承诺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