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前夫每天都找上门 > 章节目录 第848章 你要把我吓死!
牋牋“音音!!”

牋牋“音音姐!”

牋牋顾沉和许星愿慌忙冲上去,而站在原地的秦妄言,只用幽暗的视线,直勾勾的注视着沈音音,他没有任何举动,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牋牋沈音音想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可是已经变得模糊的视线,在转瞬间就被黑暗掩盖住。

牋牋顾沉和许星愿呼叫她的声音,在她耳边逐渐远去。

牋牋她彻底失去意识,倒了下去……

牋牋“音音的身体在发热,先送她去医院挂个水。”

牋牋许星愿抱住沈音音,她摸了摸沈音音的额头,又隔着衣服探了沈音音腋下的温度。

牋牋以许星愿的经验,沈音音这次发烧已经超过38度了。

牋牋顾沉直接将沈音音打横抱起,他又喊道,“星愿,你跟我一起去医院。”

牋牋许星愿起身,跟着顾沉往停车场的方向去。

牋牋顾沉把昏迷过去的沈音音,放进车后座位上,许星语扭过头,就看到许星愿也坐进车里来。

牋牋许星语倒吸一口气,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凝固了。

牋牋她慌张抗拒的叫出声:

牋牋“星愿,你坐进来干什么?!”

牋牋她眉头紧锁,又冲顾沉喊道,“阿沉,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和星愿有来往的!”

牋牋“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牋牋顾沉的语气里,多了几分不耐烦,他确实从未和许星语说过,不会再和许星愿来往这样的话。

牋牋而现在,沈音音昏迷过去,顾沉对许星语耐心全失。

牋牋顾沉透过后视镜,看到许星愿凝重的脸色,他低声提醒许星语,“星愿是你妹妹,你怎么见到她,跟见到仇人似的?”

牋牋许星语心情不佳,没好气的在控诉,“她是我妹妹却爬上你的床,怀了你的孩子!”

牋牋许星语的话,让车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住了。

牋牋许星愿将沈音音抱在怀里,她把脸转向窗外。

牋牋“是我答应了星语,不会再和你有来往的,我会做到。”

牋牋许星愿出了声,顾沉担心许星愿会下车,他就说道,“音音现在昏迷了,她的情况不太好,我需要星愿你来帮忙。”

牋牋说完,他不管还在抗议的许星语,踩下油门,驱车就往医院的方向去。

牋牋路上,车厢内一片安静,当着顾沉的面,许星语根本没法说许星愿什么,只能透过后视镜,怨恨的注视着许星愿白净的脸。

牋牋跑车驶入医院的停车场,顾沉解开安全带,就向许星语交代道,“你待在车上别动。”

牋牋许星语看到顾沉要和许星愿,一同离开了,她连忙也解下自己的安全带。

牋牋“阿沉!你别丢下我,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牋牋顾沉抱起沈音音,就往医院大楼的方向狂奔,许星语在车上如何呐喊,顾沉都没有回头。

牋牋他现在,根本顾不上许星语了。

牋牋到了医院大厅,许星愿就带着顾沉去了急诊室。

牋牋她去找了自己认识的护士,直接去拿了体温枪,测量沈音音的体温。

牋牋“音音发烧了,你抱着音音在这里等一下。”

牋牋顾沉向她应了一声,“好!”

牋牋许星愿给沈音音找了一个床位,没一会她又拿了吊瓶来,给沈音音的手背扎上针。

牋牋她让顾沉给沈音音喂了一点葡萄糖水,顾沉想起了什么,就说,“音音的脚好像扭伤了。”

牋牋许星愿拉开裤管,看到沈音音肿起来的脚踝,她倒吸一口凉气,“我去拿冷敷贴来!”

牋牋吊瓶里的生理盐水,剩下一半的时候,沈音音清醒过来,就瞧见顾沉守在病床边,忧心忡忡的注视着她。

牋牋“你要把我吓死!”顾沉心里头高悬的巨石,彻底落下来。

牋牋沈音音瞧着顾沉那张挂彩的脸,她就把自己的脑袋转到一边。

牋牋“你才是想把我吓死!”

牋牋沈音音嗔了他一句,发现看到许星愿也在,她就道,“星愿,你能帮阿沉处理一下,他脸上的伤吗?”

牋牋许星愿刚才和顾沉提过,处理一下他脸上和身上,被秦妄言揍出来的伤。

牋牋可沈音音那时候还在昏迷,顾沉盯着她,根本无心料理自己脸上的伤。

牋牋顾沉的视线还在沈音音身上,“你现在感觉好一点吗?”

牋牋沈音音哑着嗓子道,“我没事了,刚才晕过去,可能是有点气急攻心了,你赶紧把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吧,丑死了!”

牋牋许星愿已经去拿酒精棉和医用纱布了,她对顾沉说,“我帮你清洁一下脸上的伤口,再上点药吧。”

牋牋顾沉低声咕噜着,“我身上也有伤。”

牋牋“那你直接把衣服脱了。”

牋牋他看着急诊病房里人来人往的,他就说道,“在公共场合袒胸露背的,这不好吧?”

牋牋许星愿脸上没多少表情,她起身,去了隔壁房间后,就回来叫顾沉,“隔壁有一个空出来的床位。”

牋牋顾沉递给沈音音一个,“我去去就回来”的眼神。

牋牋他走进隔壁诊室,坐在诊疗台上,许星愿戴着口罩,将门帘拉上。

牋牋白色的门帘,就把他们隔绝在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

牋牋“脱衣服吧。”许星愿出声,顾沉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露出肩膀,小腹上青紫的伤痕。

牋牋秦妄言打的可真够狠的!

牋牋许星愿夹起酒精棉球,给顾沉清理伤口,男人低着头,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的发顶。

牋牋许星愿不经意的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就这么撞上,她那双漆黑的瞳眸纯粹干净,没有一点杂念。

牋牋她专心致志的,在给顾沉的脸上药,又说道,“你手臂上的韧带,应该有拉伤,等一下我用夹板和绷带,给你固定一下手臂。”

牋牋顾沉没有说话,只直勾勾的注视着许星愿,好似怎么看她,都看不够似的。

牋牋当许星愿低头,在给他固定手臂的时候,他才开口道:

牋牋“你最近……恢复的挺好的,我看你……好像胖了。”

牋牋他没话找话,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话题,又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降至冰点。

牋牋正在给顾沉的手臂,缠绕绷带的许星愿,她手中的动作一顿。

牋牋但专业使然,即使她的注意力不在包扎上,她手中缠绕绷带的动作,也进行的有条不紊。

牋牋没一会,顾沉受伤的那边手臂,就被她固定好了。

牋牋许星愿交代着,“两天内不要碰水,不要大幅度活动,第三天你就可以把绷带和夹板直接拆掉了。”

牋牋“嗯。”顾沉点着脑袋,他低下头,看到自己手臂上缠绕的绷带,被许星愿系出了一个兔耳朵的绳结,他就愣住了。

牋牋多年前,他身负重伤,被许星语救下,带回许家的仓库。

牋牋他的手臂上,也被绑了这么一个兔耳朵的绳结。

牋牋顾沉就嘀咕道,“这个兔子结,是星语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