牋牋比如汽水,先从汽水开始。

牋牋上午天热的时候,卖冰棍汽水的阿姨又推着板车从门口路过,嘴里还吆呵着:“冰棍,汽水,冰棍,汽水......”

牋牋安安正在水盆里嚯嚯一盆水,听见外面的声音,起来跑着去喊妈妈:“妈妈,妈妈,买汽水,妈妈喝,安安也喝。”

牋牋穿着小裙子,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安安,白白嫩嫩格外可爱。

牋牋特别是要东西时,讨好地笑着,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弯弯的像小月牙一样,心疼到,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也想给她摘下来。

牋牋盛安宁刚要点头答应,突然想到昨天的决定,立马摇头:“不行,不能喝汽水,我们要省钱。”

牋牋安安哪里知道什么是省钱,就听到妈妈说不能喝汽水,眼睛一弯,满是失望,还带着几分可怜:“妈妈,安安想喝,妈妈买。”

牋牋盛安宁摇头:“昨天才买过,我们今天不喝,等下个星期一再喝,以后我们一个星期买一次。”

牋牋安安啊了一声,转身去找墨墨:“哥哥,喝汽水,哥哥,安安要喝汽水。”

牋牋她觉得哥哥比自己聪明一些,而且哥哥说,妈妈肯定会答应。

牋牋墨墨立马看向妈妈,眼底也是带着祈求,像是在说就给妹妹买汽水吧,要不她都要哭了。

牋牋盛安宁这次很冷静:“不行,我们以后一星期喝一次,这样对你们身体好。”

牋牋安安看出妈妈是来真的,转身跑着去书房找爷爷,边跑边喊着爷爷,爷爷,小嗓门吊着,像是后面有狼撵着一样。

牋牋周南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从书房出来,看着摇摇晃晃,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安安,赶紧弯腰跑起来:“这是怎么了?跑这么快摔倒了怎么办?”

牋牋安安有些着急:“买汽水,安安喝汽水?赶紧喝汽水啊。”

牋牋也说不清楚了,生怕再晚一会儿,卖汽水的奶奶就走远了。

牋牋周南光笑着抱着安安往外走:“好,爷爷给安安去买。”

牋牋盛安宁想拦着又不好意思说,就看着周南光带着四个孩子出去,一人买了一瓶汽水回来,还拎了一瓶进院递给她,很温和地问着:“是不是没钱了?以后我的工资给你一部分,你拿着给孩子们买零食。”

牋牋盛安宁赶紧摆手:“不用不用,爸爸我有钱的,就是想着不能养成他们乱花钱的习惯,以后控制一下。再说了,甜的吃多了也不好。”

牋牋周南光哪里听这些,感觉这些都是盛安宁说的托词,想了想,回到书房,拿了印章出来,递给盛安宁:“每个月一号,你去邮局把我的工资领了,然后看着花,给我十块钱就够了。”

牋牋盛安宁左右为难,她就是想攒钱,最后怎么还把周南光的工资都拿了过来,慌忙地摆手:“爸,我们有钱,这个我不能拿,而且我也不会管钱的。”

牋牋安安抱着汽水瓶,很不满意地看着妈妈:“妈妈拿着钱,就可以给我们买汽水了啊。”

牋牋还一手抱着汽水瓶一手把周南光的印章接了过来,颠颠跑着去递给盛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