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89章 爱是自私的,无法雨露均沾(1/2)
    “陛下,这是奉天皇帝的信物,有人来见您。”

    胤承抬手,示意打开城门。

    星移翻身下马,快步走上城墙,摘下斗篷。

    一看是巫族之人,胤承与身边的暗卫瞬间警惕,持剑对准星移。

    北斗也震惊了许久,抬手示意胤承的人不要动手。“星移?”

    “师父……”星移抬手作揖。

    曾经,北斗才是大长老,也是他们所有继承之人的师父。

    只是到了最后,各星归各位。

    “你为何而来?”北斗深吸了口气。

    “为巫族,为天下而来。”星移抬头,看着北斗。“师父……大长老疯了,他打着古嘉复国的旗号,欺瞒控制着所有族人,他甚至掌控着族人的生死,他已经找到了延长寿命的钥匙。”

    “你知道了……”北斗深吸了口气,看了胤承一眼。“陛下,借一步说话。”

    ……

    奉天,皇宫。

    古雨仔细研究了很久,也没有发现古嘉皇室血脉之人的血液,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药人的血有毒,蛊人的血有腐蚀作用,长期试药试毒之人,血解百毒……可这古嘉旧部皇室血脉之人的血,普通得很啊。”古雨不能理解。

    薛京华生完孩子以后,身子骨一直很虚弱,这会儿面色才刚刚红润。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类似于子母蛊?”薛京华也只是疑惑。

    古雨的手指僵了一下,猛地抬头看着薛京华。“你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双生蛊的种类并不多,子母蛊,连心蛊,情蛊。

    这些蛊虫都是双生的,一方死,双方亡。

    子蛊与母蛊之间互相影响。

    “但血液影响寿命……不太像是蛊虫所为。”古雨又陷入了困局。“如若说……子母蛊,那不至于传到下一代,倒是情蛊会随着母体传输,可随母体,古嘉王朝的血脉早就不纯正了。”

    这从本质上来说,不对。

    “确实。”薛京华也陷入深思。

    “毒……不是蛊虫,是毒的话,会如何?有没有一种毒,会随着下一代传播,影响族群的寿命,唯一的解药和续命之法,就是古嘉皇族血脉的血液?”薛京华再次猜测。

    古雨点了点头。“这倒是说得通,但老夫学毒多年,还未听说过有这种毒。”

    ……

    将军府。

    景黎坐在院落里,刚刚练剑结束,额头的汗水浸透了发丝。

    “少主,将军府外有人看守……连离开都成困难,您确定……奉天皇帝是让您回来议事的?”

    星辰小声问了一句。

    景黎没有说话,安静的擦着手中的剑。

    星辰也没有多语,同样安静的坐在凌霄花架下,弹着琴。

    悠扬的琴音仿佛有魔力,能让人静下心来思考问题。

    “整个将军府都被围得水泄不通,萧君泽是在怀疑你,还是在怀疑我。”沈芸柔冷哼了一声,面色不悦的坐在一旁。“今日我欲进宫带女儿回来,宫中的嬷嬷竟然以各种理由拒绝,这是打算将女儿扣在宫中为人质?”

    景黎眼眸动了一下,看着沈芸柔。“莫要胡乱猜忌。”

    “你要信任他到什么时候?”沈芸柔哼了一声,起身离开。

    星辰深意的看了沈芸柔一眼。

    外人或许不知,但星辰和巫族之人清楚,沈芸柔曾经是萧君泽的皇后。

    就算萧君泽对景黎再好,自己的女人……终究心存芥蒂。

    沈芸柔曾经伙同沈清洲试图挟小皇子以令朝堂,可惜萧君泽命不该绝,这才作罢,假死在宫中。

    如今沈芸柔这个有弑君嫌疑的人与景黎这个前朝旧部皇子到了一起,不让人心生疑惑,反倒是不太可能了。

    眯了眯眸子,星辰的琴音戛然而止。

    景黎忠诚,就算明知道萧君泽不信任他也不会做什么反击。

    倒是沈芸柔,可以想办法攻克一下。

    “景将军,陛下召您入宫。”宫中来人了。

    ……

    西南王府。

    雨晴哭到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坐在床榻上傻傻地等着。

    可阿穆尔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后事,又怎么可能平安归来。

    “王妃!王妃!王爷回来了!”

    雨晴傻傻的抬头,一脸茫然,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王妃!王爷回来了!”

    慌张的从床上下来,雨晴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赤足跑了出去。

    阿穆尔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来见雨晴,甚至策马进了后院。

    翻身下马,阿穆尔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