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宗旁门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此世之浊
    苏礼芒嫦超爱吃冰激凌,然后椿也超爱吃冰激凌的……

    为此苏礼不得不加班加点。

    原本还是有厨门的精神小伙伴们帮忙,毕竟食材什么的都需要人去收集处理……但问题是,没那么多牛奶了!

    所以苏礼只能又来了骚操作……在分析了奶油的成分之后,就催生出了能够直接在花囊中长出乳酪一般的多肉花……

    还有鸡蛋口味的……

    甚至还有了巧克力味的……

    紫薯味的……

    草莓味的……

    芒果味的……

    葡萄味的……

    多肉花,这原本那么不起眼,就是顶饱用的小菜花,就这么在另一条道路上发足狂奔越行越远难以回头了。

    此时的苏礼,头发忽然爆长了三米,不同的头发施展不同的法术。

    培育多肉花、打碎搅拌、增加配料、再搅拌混合最后冰结凝固……

    总之,他此时分心多用,实际上也是将自己的念头分化入了发丝之中,然后同时多重施法,给两女调制不同种类的冰激凌。

    这原本只是用来长头发的‘生发术’果然被他开发出了进阶运用,却最终没给它取个什么剑术的名字,而是直接当做一门特殊的神通命名为‘三千愁’。

    头发又称‘三千烦恼丝’,‘烦恼’不就是‘愁’么?所以就‘三千愁’了,短一点,叫起来省力点。

    他发现头发其实是一种绝佳的神念载体。它本就是人体的一部分,又中空可藏神……神念加持之下,便可如指臂使,仿佛多出万千手臂来。

    而随着神念分化的增多,能控制的发丝也会越来越多。

    同样的,这种情况下苏礼发现这也是一种对神念的锻炼,可以加速化神境内的修行速度。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神念忽然扫到了一个奇异的不协调点……

    这气息很隐晦,若非苏礼一直刻意留心并且也通过某些方式熟悉了这一闪即逝的气息,还真是容易忽略。

    在这样一刹那,他的另一个发丝就骤然发动,瞬间插入了那个不协调的点上。

    下一刻,那发梢却是直接消失在了那个点上,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空间裂隙!

    苏礼的神念随着这发丝进入了这个空间裂隙之中,就发现了一处狭小的空间。

    这让他有些兴奋,这还是他在借用天震子的空间裂隙探究了一番‘洞虚’的奥秘后第一次成功。

    只是这次他发现的这个空间裂隙明显没那么大,只有指甲盖差不多的空间,仿佛一个小小的泡囊。

    而且其中景象也不像之前所见的那般光怪陆离,而是一片灰蒙蒙的混沌,只有些灰暗如同污泥的元气存在。

    苏礼的神念藏在发丝中试探性的‘舔’了一下,然后瞬间觉得自己被喂了一口翔……这些不知道算不算是天地元气的东西真是恶心极了,污浊混沌,对于修士来说全部都是剧毒之物。

    而在他的神念与这些污浊之物触碰之后,这些污泥般的东西竟然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目标黏上了他,想要侵入他的神念,甚至是直接倒灌入了发梢那狭窄的芯子里。

    苏礼当场就是一阵犯恶心,还好以神念演化重钧意,直接将这些污浊之物给万钧之势镇压,这才没有闹出乱子来。

    一根头发丝在那个狭小的空间泡囊内‘呸呸呸’了好一阵子,这才将发芯里灌入的那些脏东西给吐掉。

    他有心想要放弃却是又觉得不舍,总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成功发现一处空间裂隙的成果……

    于是他想了一下,就以神念分化施展出了一个十分脆弱的小封印术,将这些其实看起来也就是那么‘一滴’的污浊之元气给封印了起来。

    随后这根发丝梢头就拖着这一滴污浊元气往回缩,直接将之给一起拖出了这空间泡囊。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苏礼感觉到这空间泡囊随着他的离开明显有了一种形似‘舒适’的自动收缩。

    然后就快速弥合再也找不到了……

    苏礼对此分外好奇,于是想到自家还养着两只女神,于是就好奇地以那根发丝拽着那一滴浊液来到了两女面前……

    还没等他发问,他闺女芒嫦就已经捂着嘴做出了干呕的动作,并且一脸嫌弃表现地十分清晰。

    只是她却并不能说出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本能地厌恶。

    椿则是微微皱眉放下了手中的冰激凌,然后倒是还算平静地说道:“郎君且将此等恶物收起,妾身这便给你解释它是何物。”

    苏礼注意到椿说的是‘收起’而不是‘丢弃’,也就是说这玩意儿恐怕还不能丢?

    他想了想,就以封印术将之给彻底封印了起来,使之从一团污浊灰黑的浓稠液滴成为了一枚金光闪闪的水滴状徽饰一般。

    椿的神色好了许多,但是在芒嫦眼中他却还仿佛是什么‘恶臭之源’,已经嫌弃得抱着冰激凌远远地让开了。

    苏礼无奈地摊了摊手,但还是对这枚被封印在他头发上的‘小水珠’很好奇。

    椿见状轻叹一声道:“这是‘此世之浊’,或曰‘至恶之浊毒’,又或曰‘世界之脓’。”

    一连三个称呼,没一个是好的。

    苏礼真是惊讶了,但他没有发问,而是等待椿继续说。

    “郎君若是上界,便不会有此疑问了。”

    “东方天庭照见三千大千世界,又有无数小千世界以及世界碎片。”

    “而那时便能看到,一些世界碎片中便全是这种‘此世之浊’。它是世界走向死亡的象征,对于神灵来说也是至毒之毒,所以我们一般叫它‘浊毒’。”

    “倒是有些修仙者喜欢收集它们作为特殊炼材,只是那种东西一般都是担着大因果,不能轻易使用的。”

    苏礼听了更是好奇了,他忍不住问:“那么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郎君已经能够自己炼化法力了,修士炼化法力,是会筛选那些对自身无害的有利的东西留下,而那些对其有害的、不利的东西呢?”椿反问。

    “就是‘此世之脓’?”苏礼惊觉。

    椿摇头:“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先前妾身说过天界为‘清’,冥渊为‘浊’,而凡间在两者之间的事情吧?凡间修士向往飞升上界,这过程便是将自身‘浊’的一面改换为‘清’。”

    “而原本的天地元气被反复筛选之后,也就会只剩下一些沉重而无用之物留存,慢慢的也会积淀起来成为‘浊’。”

    “所以这一滴脓水,或是某处天地元气至浊之后的积淀,又或者是某位修士炼化法力之后从自身排出的浊气所凝……又或者是两者皆有。”

    “这些脓水可能来自任何地方,哪怕是此方世界也无法自我修复消除,只能任其积累汇聚,在某个地方堵塞从而形成一个空间的囊肿。”

    这就和苏礼刚才的经历照应上了,他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而椿却是没有停留继续说道:“但这时候情况还不会很严重,几乎是每个世界或多或少都会出现这样的‘囊肿’,也只是会短暂出现在某处一段时间就会消失。”

    “可是当这些越来越臌胀的泡囊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这就说明这个世界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所以每个世界几乎都会有一个‘末法时代’,天地元气慢慢变得浑浊而沉重不再适合修炼,从而使得修行者绝迹,神灵不显,仙神终为传说。”

    苏礼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不就是自己宿世智慧中的情况吗?或许是有所类似,或许又不是……但是这样看起来,却又好像是世界发展的规律一般。

    所以,修真者果然都是世界的毒瘤,这是真的一丁点都没错的。

    然后又想到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有些精神洁癖的他忍不住就心里面难受了起来,他问:“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吗?”

    话音才出口,他却是忽然想到了自己当初遇到赤老时的情形……于是就自己顺着说道:“所谓魔劫、杀劫……就是一种补救?”

    这么一想的话,赤老其实一直都是个‘好人’?他一直都在欺负一个‘老实的好人’么……

    倒是椿又摇头道:“算不上补救,只能说是缓解吧。”

    “真正的补救还需要洞冥或真仙动手,飞入九霄之上,引界外虚空之无垠元气汇入本就界,从而充盈此方世界天地元气,使得‘此世之浊’的比例被冲淡,也就是暂时解救了这个世界。”

    洞冥修士除了寻找那些空间裂隙外,就是到界外虚空中之极汲取法力了。

    只是因为洞冥修士能够释放的神念范围有限,恐怕需要自己的身体像‘风筝’一样地飘在天空上才能时神念接触域外……元婴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元婴出窍如此,终究太过危险了。

    所以几乎所有的洞冥修士在地面上的时候还是会想办法找那些合适的空间裂隙来汲取法力,这样不但法力源源不绝,也是依然不用担心会与这方世界继续结下因果。

    不过既然提起了那九天之上炼化法力,苏礼又想到了什么……

    “登仙城?!”

    他想起了那已然坠落的登仙城。

    现在看起来,那不就是前辈先人们为了解决这个世界的顽疾而想出来的办法?

    虽然‘此世之浊’依然不会消失,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但却可以极大地延长这‘明珠界’的修行盛世。

    前辈当真有大能,只可惜上一次的修行盛世终究还是毁于了大碰撞之下……

    及至如今,哪怕是看起来修行昌盛的中洲修真界,在苏礼眼中其实也就和一潭死水差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