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妇梧桐
    帝心的实力到底如何?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然而谁也没有办法知道。

    因为帝心很少与人交手。

    他在看到你的那么短短片刻,便已经判断出你的实力,然后会彬彬有礼的告诉你,你不是我的对手或者我不是你的对手,很少有例外。

    他的判断极为精准,因此很少与人冲突,而且与人为善,让人觉得向他出手显得自己很没有礼貌,是一种很无聊的行为。

    芳逐志和师蔚然,便曾经试图向他出手,看看苏云极为推崇的人有什么本事,然而两人都没能出手。

    他们觉得自己倘若出手,可能会影响与帝心的友谊。虽然并没有什么友谊,但来到翟欣欣面前,你能感受到来自朋友的友情。

    帝心就是这样的人,他出手的次数太少,但帝廷中还是有人认为苏云并非是帝廷最为强大的存在,帝心才是!

    他的心思纯粹,任何神通,几乎看一遍便可以学会,甚至洞悉神通的本质,施展得更为精妙精巧。

    他教学还极为耐心,哪怕苏云不给他工钱,他还是在各个学宫中任教,他门下的学生很多都已经身居高位,在帝廷任职!

    哪怕这些人已经修成仙境,提起帝心,依旧诚恳的认为自己不如帝心老师,表示在道行上,与帝心相差十万八千里。

    此刻,苍梧仙城的守军,终于见识到帝心的实力。

    万千帝心迎上来自后土洞天的第一波试探,铺天盖地的神通,连绵数十万亩,如同一片小型神通海,迎上那万千帝心!

    太子突然心头一跳,低声道:“他是神魔?还是妖怪?”

    “什么?”应龙只顾着看城外之战,没有听清,大声问道。

    那壮观无比,几欲催城的神通海,几乎是在瞬息间熄灭,一切神通荡然无存!

    镇守在苍梧仙城上的将士们,看到万千个帝心各自施展不同神通,每个帝心面对的神通不同,施展的神通也不同,却恰恰完美克制对方!

    他仿佛多一分力气都不愿意浪费,万千个帝心精巧无比的破解第一波神通攻势,几乎没有重复的招式神通,没有多余的神通光芒外泄。

    就仿佛对面涌来的神通海突然在他们面前偃旗息鼓。

    他的每一种神通几乎都是临时开创,应变被他发挥到极致,就算是芳逐志、师蔚然这样的第一仙人,在神通应变上也不可能达到他的层次!

    万千帝心凌空飞行,随即迎上飞来的数万仙器。

    这是从后土洞天仙城和大营中飞起的仙道神兵,威力极为强悍,数万仙器的威能连在一起,仙威盖世!

    后土洞天强者如林,在仙廷中本来便是除了帝丰之外的四大势力之一,将士身经百战,又经历过夺帝之战,修为强横。

    此番数以万计的仙人祭起仙器,虽然只是试探,但仙器结阵,变化莫测,竟然大有要与太古第一剑阵一试锋芒的架势!

    后土洞天的底蕴,可见一斑!

    但下一刻,所有仙器突然锋芒尽失,威能尽消,被那万千帝心操控,反过来杀向后土洞天的仙城和大营!

    这场面,别说后土洞天的将士想不到,就算是苍梧仙城的将士也想不到!

    一个帝心,还则罢了,万千帝心,简直所向披靡,直冲敌将阵营,如入无人之境!

    苍梧守军将领芳逐志、应龙等人,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帝心连续将三座敌营连根拔起,后方的营地顿时炸营,士气崩溃瓦解,不知多少仙人四散奔逃,向仙城逃去。

    帝心连拔数座敌营,挟拔营之势,进攻对方仙城,仙城中早有一座座巨大的仙器腾空,那是仅次于至宝的巨型仙兵,散发出滔天的威能!

    这些巨型仙器,构造无比复杂,有的如天门,有的如椎车,有的像是一个个巨大的圆轮!

    它们不是至宝,但散发出的威力,却引起了太古第一剑阵的涟漪,显然对剑阵有威胁力!

    这是后土洞天的本钱,是师帝君用来对付帝廷的撒手锏,却没想到,一战未用,便被逼出。

    仙城中的诸仙将这些重器祭起,巨型仙器威能爆发,近乎毁天灭地般的冲击滚滚而来,向城外黑压压一片的帝心攻去!

    京天君看到这一幕,连忙缩了缩脑袋。先前太子让他立一个功劳,方便在苏云面前有立足之地,以他的天赋,一口侵吞万千神通,两口吞下数万仙道神兵,足以立威。

    但是连闯数座敌营,拔营攻城,便不是他所能做到的了。

    那几座仙营中各有天君坐镇,本事与他不相上下。

    至于攻城,对他来说更是送死的行为,想都不敢想!

    那城中重器腾空而起,直接轰击过来,饶是他这样的存在也难能抗住一击!

    似这样的重器,只有帝廷的十二座仙城,才能与之媲美!

    太子还是有些出神:“他到底是神,还是妖?”

    帝心若是妖,还则罢了,若是神,便有可能会威胁到他的地位,神帝的位子难保。

    他因此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应龙这次听清了,向太子道:“他自称神帝心。不过在我看来,他是妖族,并非是神。妖是性灵落在动物的体内,因此有了灵智。帝心原本是帝绝的心脏,被剖出,但是有生命,四处捉人试验。他差点捉住苏老弟时,被苏老弟设计送到仙界见到了自己没有心脏的身体,因此突然间觉醒灵智,有了性灵。他原本有帝绝的执念,执念生成性灵,也可以说是妖了。”

    太子闻言,心中有了算计。

    说话之间,万千帝心硬撼后土洞天重器轰击,竟然要杀入那座仙城之中,就在此时,突然那座仙城中一座座福地威能爆发,福地中蕴藏的仙道凝聚,化作一尊无比伟岸的师帝君化身。

    这些福地被祭到极致,师帝君化身亲自操控重器的威能,一股股可怕的仙威冲击城外,顿时不少帝心被当场打碎!

    那些仙道重器的余威冲击而来,让太古第一剑阵图布下的光芒如涟漪动荡。

    剑阵图笼罩的范围太广,要保护整个帝廷,因此将威力分散,很难挡住仙道重器的冲击。

    那些碎掉的帝心落地化作一滴滴水珠,发出“丢”“丢”“丢”的声音,也不骂人了,蹦蹦跳跳的往其他帝心身上跳去。

    诸多帝心边战边退,却不断被师帝君化身所催动的仙道重器轰杀!

    甚至,数以万计的仙神仙魔,纷纷跳到那些仙道重器之上,催动仙道重器,追杀而来!

    突然,师蔚然高声道:“祭剑阵图!”

    他的身后,天象性灵突然腾空而起,与天空中苍茫茫的垂天剑气相容。

    与此同时,苍梧城中又有四处天象性灵升空,却是四位剑仙,也各自祭起自己的性灵,入住剑阵图的垂天剑气。

    “祭法宝苍梧宝树——”师蔚然声音传来。

    苍梧仙城后方苍梧宝树中的旧神大道被激发,条条道道的瑞气长达数百里,轮旋飞舞,各色彩凤纷飞,绕行其中。

    “轰!”

    苍梧仙城后方,一座座福地中仙道炸开,仙道混着仙气,形成一尊尊高大伟岸的师蔚然化身,如同昔日的太古真神,大步入城,踞险而守。

    太子惊讶,看向师蔚然,心道:“他是师帝君的后人?苏圣皇连这样的人也敢用?还让他镇守面向后土洞天的第一座仙城?”

    数以千计的帝心稳步后退,不紧不慢,阵势居然丝毫为乱,哪怕是对方步步紧逼,大军驾驭重器碾压,也未曾让他有半分慌乱。

    不过帝心的数量还是越来越少,待到他推到剑阵图下,只剩下三个帝心。

    帝心向后退入剑阵光幕,最后两个帝心也被轰杀,化作两滴水珠,发出“丢”“丢”两声,落入帝心手中的玉瓶。

    帝心腾空,早有一道仙霞从苍梧仙城的城楼飞出,将他接引回去。

    师帝君化身率领大军驾驭重器杀来,却见师蔚然早有防备,于是引兵退去。

    师蔚然放下心来,也命人各自整顿。

    帝心向应龙道:“此宝堪用。”

    应龙一脸羡慕的看着他手中的玉瓶,跃跃欲试:“能否让我看一眼?”

    “不能。”帝心将道魂液收起。

    太子突然道:“妖族自太古第一仙界以来,便已经出现在仙界中,历经数千万年发展,却始终是低层。妖族,缺少一位妖帝。”

    京秋**了挺胸膛。

    太子道:“帝心阁下若是愿意,我可以在圣皇面前保举阁下为妖族大帝。”

    帝心清澈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像是洞悉了他的目的,道:“可。何时封我为妖帝?”

    太子松了口气,微笑道:“将来,苏圣皇有了帝倏的地位之后。我可以回去见苏圣皇了。京天君,我们走。”

    京秋叶有些失望,只好跟随他离开苍梧。

    待他们来到帝都甘泉苑,却见甘泉苑中有一座祭坛,按照仙箓排列的祭坛。玉太子道:“两位来得不巧,主公通过仙箓祭坛,登上桂枝,去了广寒洞天。”

    太子道:“我在这里等他。”

    广寒洞天。

    白雪茫茫,挂在那株擎天而立的桂树上,桂树亦怪亦奇,枝条蜿蜒崎岖,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苏云走在积雪上,咯吱作响。

    他抬头看去,只见这桂树的枝条连接着第七仙界的其他洞天和一个个世界。还有些广寒仙族的女子,正在桂树上清理死掉的树枝。

    苏云前去询问,女孩们告诉他:“桂树通往的那个世界死掉之后,桂树的枝条便也会死掉。仙子吩咐我们剪断这些枝条,用它们来炼制宝物,以备将来之战。”

    一个女孩道:“最近些年,死掉的世界突然就增多了。桂树的枝条也少了许多。”

    苏云皱眉,这是雷池破碎,仙界的仙人下界造成的破坏!

    这些世界被仙人灭掉,死难者,只怕数以亿计!

    苏云道:“我与你们家广寒仙子是故人,前来求见。”

    “仙子知道你要来,在山上等候多时了。”

    苏云定了定神,向广寒山上走去。只见这一路上,雪景靓丽,洁白的雪映着红色的梅花。苏云来到山顶,只见一排排坟冢被积雪掩埋,许多墓碑立在坟冢前。

    一个年轻的小寡妇披着白衣跪坐在雪地前哭泣,给墓中人烧纸。

    苏云狐疑,近前看去,只见墓碑上写着的正是哀帝苏云之墓。

    苏云心头一跳,喝道:“妖妇梧桐,还不现出原形?”

    那年轻小寡妇在雪地中抬起头来,眼中挂泪,又惊又喜:“夫君,你是活过来了么?还是说我在梦中?”

    莹莹跳了出来,站在苏云肩头,叉腰喝道:“梧桐妖妇,士子来找你是有正事的,不是来被你调戏的!还不现出原形?”

    那小寡妇目光落在莹莹身上,莹莹暗道一声糟糕,便想溜走,然而已经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