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建筑师 > 第331章 宝珠
    “在佛教中,文殊菩萨骑乘的就是一只青毛狮子,文殊菩萨作为释迦牟尼的右侍,掌管佛界的智慧,镇压一切邪魔外道,传授佛法智慧,为人们带来吉祥如意;同时在香江的风水术中,文殊菩萨也能为人带来智慧的财运。”

    香江人信风水是为了什么?自然是为了发财啊!于是风水师们开始给不同的神佛赋予招财的智能,原有的文财神、武财神、五路财神等自然不能放过,其余的各位神佛也参与进来。

    文曲星除了保佑文运昌隆还能给从事文化工作的人带来财运,你要是写小说拜文曲星就对了;关老爷就更不用说了,当古惑仔的就指望关老爷保佑发财了;所以文殊菩萨有这个能力在香江人看来一点儿也不奇怪。

    哎,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异化作用啊,把一切都和金钱挂钩,满天神佛要是不能保佑人发财,连香火都混不到了。

    胡忠平等人也是听得面面相觑,他们学古建筑的时候自然少不了要了解宗教方面的知识,但是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

    “额,我们不必纠结这种说法到底合不合理,只需要知道香江人信这个就对了!”呵呵,说啥香江宝岛才是中华文化正统,照林楼看来,如果传统文化就是这些的话还不如没了。

    “所以我根据这些说法,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就是这个了!这座山叫狮子山,而诸多寺庙中文殊菩萨骑着的那只狮子,脖子上都是有璎珞的,璎珞,梵文是keyura,原为古代印度佛像颈间的一种装饰,由世间众宝所成,寓意为‘无量光明’。”

    “根据《妙法莲华经》记载,用’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珍珠、玫瑰七宝合成众华璎珞,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中间那颗宝珠!所以我初步构想的建筑主体也是球形,象征狮子脖子上璎珞中的那颗宝珠!”

    林楼指着图纸中间的球形建筑说道,球形建筑倒是不少见,杭州洲际酒店就是一颗大金球,但林楼的设计有所不同,他吸取了卒姆托等大师设计山顶温泉酒店的精髓。

    在这座酒店中,无论哪间客房,山景永远是最宏大的主题,为此房间都设计了超大落地玻璃窗,早晨拉开窗帘,或漫山白雪,或山林草坡,阿尔卑斯山的侧影,就这样如巨幕电影般投射进游客的视野。

    那些富豪想在山上建造俱乐部,为得自然是俯瞰香江的繁华,所以林楼的设计自然会满足他们的需求,“建筑外立面采取钢构玻璃结构,可以拥有二百七十度视野,整座香江的繁华景色尽收眼底。”

    这个灵感来源于甘孜燕子沟的气泡酒店,利用气泡四周透明的特点,让人可以零距离的接触到大自然的美景,这么大的俱乐部,利用塑料气泡肯定是无法完成的,所以就改成了玻璃钢构,像极了狮子璎珞中的那颗珍珠。

    同时,奥地利蒂罗尔州的wildspitzbahn滑雪度假屋也是类似的球形设计,只是那座度假屋的规模要小很多,视野也要狭窄许多。

    “建筑稍微伸出一些,这样的话在最底层可以看到下方的森林,而在最上方可以仰望夜空……”因为采取了玻璃结构,所以部分光线也可以照射下来,不影响森林中花草树木的光照,它们依旧可以茁壮生长。

    当然,距离还是要控制好的,免得到时候树木长高之后接触到建筑底部,“同时球形结构还能有力地减少台风对建筑的影响。”

    贝聿铭在设计中银大厦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台风的影响,林楼肯定也不会忽视,许多超高建筑都喜欢设计成圆柱形,或者其他弧形,就是因为曲线比直线更能减少风力的干扰。

    “同时在建筑周边,还设计了一些悬空步道,让他们可以行走在森林上方……”福州的城市森林步道就是这样的设计。

    福州市四周被群山峻岭所环抱,风景如画,拥有纯天然无污染的自然景观;然而,伴随着日益加快的城市化进程与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森林的覆盖率逐渐下降。

    金牛山是福州市内最大的“绿肺”之一,于是当地就在金牛山上修建了十九公里长的环线,其中很长一段都是钢架悬空栈道。

    主体采用空心钢管桁架组成,长达 14.4 米的柱距,最大限度减少对植被的破坏,为了更好地适应多变的地形与复杂的山势,更体现了对自然最崇高的敬意。

    桥面采用格栅板,缝隙控制在 1.5 厘米以内,这样的尺寸设计,不仅满足了轮椅的通行,也可以让步道下方的植物沐浴阳光、自然生长。

    如今的技术水平还做不到这么大的规模,不过将步道缩短一些或许可以实现,而且对这个项目来说,能不能实现其实并不是最关键的。

    “……这些步道可以当成串联璎珞的线绳,在几个重要节点添加一些休息区、观景区等设计,作为璎珞上的其他珠宝。”

    “有点像是四川和陕西一代的古栈道!”看到这些,大家脑海里都浮现出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典故,“只不过古栈道是在悬崖上凿孔提供支撑,你的设计却是在地面树立支撑柱!”

    “步道最初和最后一段倒是也可以采取这种设计!而且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对植被的破坏,正好迎合了如今国际上流行的环保理念!”相较于扎哈的方案,这又是一个优势,扎哈要挖那么大面积的山,肯定会破坏环境。

    虽然眼下的环保风潮还没有日后那么夸张,但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许多建筑师们也在思考建筑和自然环境如何才能更加和谐的融合,要是有人指出扎哈的这个缺点,相信很多评委都会认真考虑的。

    “大方向就是这样,至于能不能实现,还有各种细节应该如何调整,还得咱们慢慢琢磨!”时间仓促,林楼也只想到了这么多。

    “别的不说,这效果一拿出来,绝对吸引眼球啊!要是和我们的摆在一起,谁还会看我们的那几件毫不出奇的作品?”尽管只是铅笔勾勒的草图,并不能展示出这款设计方案的魅力来,几位老师还是受到了极大地震撼。

    “走在这样的步道上,感觉就好像在云中漫步一样,我想恐怕很少有人能经得住这个诱惑吧?只是那些有恐高症的人,恐怕就只能羡慕了!不过考虑到他们把俱乐部的选址定在这么高的地方,他们肯定不担心这一点!”

    “而且小楼之前也说了,香江人笃信风水,如果他们知道这座建筑模仿的是文殊菩萨狮子璎珞上的珍珠,他们肯定想进去沾沾文殊菩萨带来的智慧财运吧?”

    “狮子山既然是香江精神的象征,那么这颗狮子脖子上的珍珠自然就集中了香江精神的精华所在,谁能忍得住这个诱惑?”

    几位老师对林楼这个想法赞不绝口,如此的设计实在是颠覆了他对建筑的固有认知,这次的冲击远比上海团委办公楼和林州大学图书馆要大得多!

    只是等冷静下来之后,他们又开始担心起来,“这样的设计确实足够惊艳,矶崎新等评委看过之后也一定会被吸引住,但在结构上是否可行,恐怕还得经过仔细地计算啊!”

    “而且,如此大面积的曲面玻璃,到底能不能造出来还不好说,而且就算是造出来,它的强度和透明度是不是能达到要求?”

    “还有,玻璃的清理工作又该怎么进行?那些摩天大楼上的平面玻璃还可以通过从楼顶放下保护篮来进行擦洗,球形玻璃又该怎么擦?爬上去擦?先不说玻璃的承重能力是否达标,就算上去了也站不住啊!”

    “钢材的选择也很重要,太细无法支撑这么多的玻璃,太粗既影响观景效果又会加大基础的负担…….”

    几位老师陆续提出问题,这些问题每一个都不是好解决的,如果不是知道扎哈的作品最终没有修建,林楼也会担心不已,甚至考虑放弃这个方案,但是现在么,这些都不用太过担心,我们现在只负责设计,能不能实现暂且不用担心。

    能实现最好,有这样一栋建筑竖在香江,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儿,这栋建筑也毫无疑问会和中银大厦一样成为香江的标志。

    实现不了也不用太过可惜,能拿到奖就行,在建筑界引起轰动也是一样的,再加上十万美元的奖金,那可就是名利双收了。

    “这些都不要紧,反正时间有的是,我们慢慢研究就好!当然,几位老师要是突然来了灵感,有其它想法,我们也可以继续探讨,现在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并不是必须用这个方案参赛。”林楼显得很是淡定。

    “想法多得是,能比你这个更好的,那是一个都没有!估计再给我一些时间也不会有!要是你自己想不出更优秀的方案,那还是先以这个方案为主吧!”几位老师连连摇头,他们还没从这个方案的震撼中缓过来呢,那还有什么想法?

    “要是普通项目,结构我还能帮忙算一算,可这个项目的结构是如此特殊,我的能力就有些跟不上了,照我看,咱们是不是得把林米塔叫到北京来,让他负责这项工作?毕竟他才是专业搞结构的。”冯少平提议道。

    能不能建成是一回事,在结构上合不合理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从结构上而言都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话,就算外观设计地再好,矶崎新他们也不会给林楼这个奖项;毕竟,建筑除了是艺术之外也是一门科学,不符合科学原理的建筑肯定是不合格的。

    “上海那边的施工进展倒是比较顺利,让他过来几天也能走得开!待会儿给他打电话说一声,看看他啥时候能过来,我再让人帮他订票吧!”原来和他第一次聊天之后,林楼就有了把他纳入团队之中的打算,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异形建筑对结构师来说既是折磨也是挑战,对事业没什么追求的结构师见到异形建筑绝对是深恶痛绝,但想要做出一番成就的结构师却是视若珍宝,要是天天做常规项目,什么时候才能把能力锻炼出来?

    通过上次的聊天,林楼就已经感觉到林米塔显然是想有所成就的,如今这样的项目摆在面前,要是错过,以如今国内建筑界的现状,他想等到下次机会,可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林楼觉得他肯定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

    “玻璃的问题,我来负责吧,我去几家玻璃厂转一转,找技术人员聊一聊,然后再去大学找几位硅酸盐工业方面的专家咨询下!”徐家平之前负责对接林州大学图书馆项目,因为采光井需要用到特殊玻璃,所以他对这方面也不陌生。

    “要是在北京找不到解决办法,那就去咸阳找西北轻工业学院的老师,去武汉找武汉建筑工业材料学院的专家!只不过这一回就只能你自己去了!”林楼说道。

    玻璃制造在材料学领域属于硅酸盐工业和无机非金属材料范畴,国内该领域要数陕西科技大学和武汉理工大学最强,他刚才说的两个校名就是这两所院校的前身。

    “钢材方面我来负责吧!”胡忠平举手道,“我和首钢挺熟的,还有北京钢铁学院也有认识的人!去找人问要方便一些。”

    首钢在钢铁制造领域的地位自然不用说,而北京钢铁学院就是日后的北京科技大学,这所学校从建立之初开始就是以钢铁为主的。

    1952年4月,为了解决新中国钢铁生产问题,北洋大学冶金系和采矿系、唐山铁道学院冶金系、山西大学冶金系、西北工学院矿冶系、北京工业学院冶金系和采矿系及钢铁机械专修科、清华大学采矿系金属组合并,在清华大学内正式组建了北京钢铁工业学院,设有采矿、冶金、机械、金热相处理、金属压力加工等5个系。

    一年后搬迁到新校址,国家对该院校非常重视,伍豪同志多次视察,1960年已经颇有成果,遂更名为北京钢铁学院,并被批准为全国重点大学。

    可以说除了名字不够响亮之外,北京钢铁学院是要人有人有钱有钱,专家教授更是不缺,在钢铁相关领域,那绝对是全国第一!

    学校的领导也很郁闷,一直坚持不懈地要求改校名,北京理工大学、北京材料科技大学、中国材料科技大学、中国冶金大学、北方大学等名字想了一大堆,提交的报告都能装满一个办公室了,可一直到88年,才获批改名。

    可惜那时候因为北京工业学院已更名为北京理工大学,所以他们只能叫北京科技大学了,日后北科大的老师学生说起这事儿都是一脸的郁闷。

    “你倒是方便了,不用到处跑!”徐家平开了个玩笑,他还得去咸阳、武汉呢,不过咸阳和武汉都有直飞北京的航班,倒是不用和去林州一样折腾了。

    “徐老师联系好确定时间之后,我帮你订票,到时候在给你备好差旅费,去请教人家怎么也得请吃个饭,送些礼物吧!胡老师这边也一样,只要能弄到需要的资料,该花钱的地方一定要花!咱们这次可是有十万美元的奖金呢!”

    “嗯,我先去找系里开介绍信!让系里帮忙联系下这几家单位!”北京钢铁学院还好说一些,毕竟有一份渊源在这儿,胡忠平也认识人,可西北轻工业学院和武汉建筑工业材料学院就有点远了,他们不认识啥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贸然登门有点不太合适,系里出面先联系下就好办多了,清华大学的名字在教育界还是很响亮的,清华的老师登门拜访,这些教授专家脸上也有光。

    “我找找国外类似景观的资料吧!悬空步道可能有点不太好找!”李庆熙有点为难。

    “这个可以参考迪士尼游乐园的资料,他们虽然没有悬空步道,但是有过山车啊!这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联系的!我让我哥帮忙收集资料!这次要是做好了,说不定还能拿个世界第一!”林楼还真不记得八十年代就有类似的设计。

    这对欧特克公司也是一件好事,要是如此引人瞩目的设计是利用cad软件完成的,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推广噱头。

    “我去研究国外商务俱乐部的资料,争取在功能上做到完善!”冯少平也接过了一项任务。

    金秋香依旧负责她的本职工作,林楼负责整体设计,文轩思等同学们继续给老师们打下手,这样任务就基本分配完毕了,“那好,大家先把手头能找到的资料都翻一翻,然后下周把林米塔叫过来开会。”

    结束之后,林楼看看时间,拨通了林米塔宿舍楼的电话,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林米塔的声音,“林工,您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