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七十四章 剑宗的反击
    照壁之上,正在显示第九场斗法战的画面。

    这是一个草原小世界,没有任何障碍物,一望无际。

    这种环境,是剑修最喜欢的。

    因为足够宽阔平坦的空域,可以让他们尽情纵横睥睨。

    情况也是如此,小界之中,剑宗一位名字并未登黄榜的剑修,正在施展飞剑,全程压着对手尽情打靶。

    他叫君修远,在剑宗此次派来的六名元婴剑修之中,实力能稳稳排进前三。

    虽然名字并未登上黄榜,但他的真实战力,却也有黄榜七十位左右的实力。

    只是离宗两三次,他都并未招惹是非,所以也就未能登上以战绩作为重要衡量因素的黄榜。

    事实上,这种有黄榜修士战力却未登榜的元婴修士,放眼人族七域,虽然不多,但二三十位应当还是能找的出来的。

    君修远的对手是一位法修,来自中天域的法修。

    这是他的第一战,运气不错,正好是碰到了适合剑修发挥的小世界。

    一剑破万法,虽是这只是一句代表剑修追求的俗语,但从侧面来看,剑修对战法修也确实是有一手

    道理很简单,不论是攻击距离,还是施法速度,若是两者实力相差不大,剑修的飞剑都是远胜法修的法术。

    这种情况下,法修往往只能被动应战,陷入剑修的节奏。

    斗法之中,节奏毋庸置疑是重中之重。

    就像是前世的小球类竞技,一旦陷入他人的节奏,再想翻盘,不是没可能,但确实是极难的。

    君修远此时正卡着极限的攻击距离,御使着自己的本命剑,离骚剑,不断地朝着对面的法修暴剑。

    对面的法修心中叫苦不迭。

    他们二人方才落到这小世界,便是一览无余对方的位置。

    然后两人同时出手,一出飞剑,一出法术,相向而行。

    但法术的飞行速度又哪里比得过飞剑?

    两人相隔不过五里,君修远的飞剑飞了四里,他的法术才走了一里,而后对轰。

    如此对轰三次之后,君修远的飞剑就已然是怼脸。

    面对这连绵不断的飞剑攻势,他再不愿意,也只能是不断压缩自己的防御圈,并且不断后退。

    久守必失这道理他安能不知?

    可问题就在于,要想转攻为守,必须得先暂时脱离飞剑的锁定,为自己争取些许先手的时间。

    偏偏这草原界地形是一马平川,根本不给他转圜的余地。

    就这么得,这个中天域法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性死亡。

    打到后面,快有些自暴自弃的法修,只能心中哀怨:此非战之过,实属运气不济,也罢,能多撑一会就多撑一会吧,就当多消耗点他的灵力。

    ……

    道场大比,每域只允许十人参加,但七域相加,也是足足有七十人之多。

    而这七十人又都是各域元婴修士之中的翘楚,实力臻至巅峰。

    每一场战斗都不是一时半刻所能结束的,再加上休息时间,可想而知,必然是一场持久战。

    也只有是以年为时间单位的修士,才有闲心全程不漏的看完这道场大比。

    草原界中。

    这场斗法在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一锤定音。

    君修远的飞剑在接连不断地发动攻势下,寻到了对面中天域法修的破绽,剑锋直接抹向其的脖颈。

    下一刹那,天光倒悬,景象变换,两人一齐离开了草原界,出现在了山海柱外。

    “第九场斗法,东域胜,”青眉王站在两人身前,朗声宣布,而后对君修远道:“你有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照壁前的修士,顿时发出一阵唏嘘之声。

    有的在为君修远的胜利欢呼,这是东域的人。

    有的在哀声叹气,这自然是中天域的修士。

    还有一大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跟着起哄。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天机观。

    水月观主又看了一眼紧闭的因果楼,正欲转身离开。

    下一刻,她的脚步一顿。

    因为,楼檐层层叠叠,外形犹如倒插竹笋的因果楼,在这时突然是泛起了一层层涟漪。

    “他要出来了?”水月观主微惊。

    林瑶则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光影闪烁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立身之人,脸孔清癯俊秀,双目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陆公子!”林瑶双眸一亮,看着与进楼之前相比,似乎是消瘦了一圈的陆青山,又有些担忧。

    “多谢水月观主成全。”陆青山见水月观主就在身前,连忙是拱手相谢。

    “竟然没受心魔所扰,意志倒还算坚定......”水月观主则是与陆青山几乎同时开口。

    而后中年女冠的话顿住了。

    她双目微缩,强行压下心中的诧异,求证道:“你从因果楼中有所获?”

    承人恩惠,陆青山也就没有隐瞒,“因果真意得以突破至合一境。”

    水月观主尤自惊疑,板起脸,故作严肃,又问道:“我好像感知到,你一入因果楼,楼中便是杀机弥漫?”

    “那些恶象竟然想杀我,”陆青山点了点头,表示水月观主的感知并没有出错,“所以我就把他们都杀了。”

    陆青山说的理所当然。

    水月观主为在小辈与自己徒弟面前,端好前辈的腔调,只能是强忍下心中的咬牙切齿,“我的意思是,既然如此,那你最后是怎么离开因果楼,并得悟因果真意的?”

    陆青山不懂水月观主何意,茫然道:“自然是就这么杀出来的啊?”

    杀出来?

    水月观主沉默,许久没有说话。

    陆青山见水月观主反应奇怪,有心相询。

    但这毕竟是别宗的大修,因果楼又是天机观的圣地,怕牵扯到什么机密,他也不好多问,所以也就只能同样是静默以待。

    他哪里知道,天机观自建立因果楼起,在数万年的记录之中,从未是有一人以炼力之法得出因果的。

    在诡异的片刻沉默后,林瑶突然是想起了什么,对陆青山惊呼道:“道场大比!”

    与世隔绝九个月的陆青山,自然是一头雾水。

    林瑶心中急切,连忙是组织语言,以最快速度将道场大比的事简略说了一遍,包括东域的糟糕情况。

    “其他六域联手排挤东域?”陆青山闻言,顿时脸色微变。

    螺蛳道场,他再熟悉不过。

    因为在前世,未能入剑宗的他,便是在螺蛳道场之中成长起来的。

    那是许多高玩的起家之地。

    所以对于螺蛳道场的价值,他也是心中有数。

    若是没记错的话,前世螺蛳道场最终是落在了中灵域之中。

    这使得其它域的玩家,只能是花费重金使用跨域传送法阵,前往中灵域。

    中灵域玩家春风得意,自命天选之人,而除中灵域外的玩家则是怨言颇多,在论坛上纷纷键来,各种亲切问候游戏策划。

    谁能想到,这螺蛳道场最终落址的背后,是有一场这样的大比。

    更没想到,东域竟然是败在这般龌蹉的手段之下。

    “道场大比开始多久了?”陆青山连忙追问道。

    “应当已经是开始半天了。”林瑶略一思索,连忙回道。

    “半天.......”陆青山在心中盘算了一下。

    虽然天机观距离长安城距离颇远,但好在两者是位于同一域之中。

    再加上长安作为人族最大的城市,是大夏传送法阵的中心枢纽,可谓“交通便利”,若是速度快些的话,应当还是赶得上的。

    “水月观主,道场大比东域情况不妙,我身为剑宗弟子,所以......”陆青山连忙与水月观主告辞。

    正是因为知道螺蛳道场的轻重,所以他是十分希望能将螺蛳道场留在东域的。

    而陆青山也明白,若是没有他,东域是绝没有赢下此场道场大比的希望的。

    一是因为前世道场大比最终的获胜方就非东域,而是那中灵域。

    二是东域正面临其它六域围攻之势,孤木难支。

    三则是因为,纪川不在了!

    “不用多礼,你赶紧出发吧,”陆青山话才说到一半,水月观主便是打断了他,“你可以通过我天机观的传送法阵,直传我天机观麾下城市斗数城,这可以为你节省你不少赶路时间。”

    她其实比陆青山本人更担心他不能出席道场大比。

    “多谢水月观主。”陆青山感激道。

    水月观主心中一动,一道灵光便是将陆青山的身形笼罩。

    旋即灵光一幻,陆青山便是从原地消失。

    再出现时,他已经是位于天机观传送法阵处。

    这是水月观主的挪移灵术。

    她不但是暂时对陆青山开放了本宗传送法阵,甚至还亲自出手送了他一程。

    在天机观弟子的引领下,他步入传送法阵,直达斗数城。

    而后御剑直奔周围最近的大夏城市,从那里经传送法阵周转数次,他便可登临长安。

    ......

    刚送陆青山离开天机观,水月观主便是心念一动。

    因果楼上顿时泛起层层涟漪,出现一道狭缝。

    她跃身入内,环顾四周。

    却见幽暗的楼内,那由特殊材料所造的墙壁,竟然满是零碎交织的剑痕。

    这是剑气四散刮出来的痕迹,天机观的灵修,可没有施展剑气的手段。

    证据就在眼前,她就算再难相信,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陆青山真凭借杀,从因果楼中杀了出来。

    她有些恍然地离开了因果楼。

    见水月观主突然入楼,又很快便从楼中出来,林瑶忍不住问道:“师尊,你这是?”

    “我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破灭恶象,得悟因果真意的。”水月观主平静道。

    “陆公子不是说了,就一路杀出来的吗?”林瑶疑惑,不明白师尊为何多此一举,过了一息,才突然反应过来,“师尊你这是不敢相信,所以才特地进楼验证一番?”

    “是啊,从因果楼中杀出来,这可是我从未听闻过之事,我又怎敢轻易相信。”这回水月观主没有再故作冷静了,而是坦然承认。

    顿了顿,她幽幽道:“我之前还浪言,让这小子有本事一剑给自己斩出道因果真意,没想到竟然是一语成谶......”

    “剑诀因果,果然是剑出无悔的剑修,”水月观主感慨不已,“剑修的思维当真不是常人可以衡量的啊。”

    林瑶眨了眨眼,轻笑道:“师尊,我觉得在这之前,凡是在因果楼中有所悟者,皆是炼心之法的原因,说不定就是因为入楼者都是灵修啊。

    而炼心,是我们灵修才有的思维,也是适合我们灵修的路子。”

    “或许吧。”水月观主不确定道

    “不过,”林瑶虽然为陆青山从因果楼中有所获感到高兴,但心中仍有些担心,“他能赶得上道场大比吗?”

    “道场大比才开始半天,以剑修的速度,应该是能赶上的,”水月观主先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不过,赶上了又有何用呢?”

    “啊?”

    “他再出众,也不过是个元婴修士啊,难道他还能以一人之力,战胜其它六域所有的元婴修士不成?”水月观主轻声道。

    “别人不可能,他可不一定......”林瑶把先前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应该......不可能吧?”这一回水月观主可没有先前那么笃定了。

    ......

    养心台。

    “第十一场斗法,中灵域胜。”

    一个青袍剑修略有些不甘地走回东域修士队伍中,对希象惭愧道:“师叔,是弟子无能......”

    希象脸色平静,看不出半点蕴怒,甚至还主动安慰了几句落败的弟子。

    他又往后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人。

    没上过场的已然只剩两位。

    要知道这才结束十一场斗法啊,不到全部场次的两成,他们东域就已经是有八人被淘汰出局……

    到了这时,就连观战的修士们,都已经是看出了这次道场大比中的暗流汹涌。

    无它,对东域的针对,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东域的修士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

    但相比六域的受益者而言,他们的声音又太过渺小了。

    这就是联盟的意义所在,法不责众。

    “下一场,雪寒峰,你主动上场挑战。

    你是这次东域十人中的最强者,以你的实力,自然能轻易拿下这场斗法。

    即使是放眼全部修士,也只有极个别能稳胜你。

    而这些人必然是各域的定鼎之人,他们可不会舍得,这么早就让本域的强手出场。”

    希象眼中精芒爆射,对身边的雪寒峰道:“毕竟接下来还有五十余场斗法战,过早出场,必然撑不到最后,等于是白送一张王牌。

    这种情况下,他们大概率不会出人主动挑战于你。

    到时就是由你自由挑选对手,你就盯准中天域的修士出手,能多淘汰几个就淘汰几个。”

    “我们东域第一个出局已成定局,我们一旦退场,接下来就是它们六域之间的斗争了。

    想来除中天域外的五域,对于我们针对中天域的行为,定是乐见其成的。”

    “中天域是此次六域联盟的牵头人,我们剑宗就算败,也要咬他们一块肉下来。”希象恶狠狠道。

    显然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般平静。

    “我明白了,师叔。”雪寒峰眸中闪着冷光,冷声应道,他心中的怒意也不比希象弱多少。

    这就像是一个人遭遇了别人群殴,打是打不过的,但若是你认命挨打,那下回这些人绝对还欺负你。

    可你若是咬着牙,在被围殴的情况下,忍着痛,盯着领头的人反击,硬生生把他打掉一颗牙下来,那不论你这回被打得再惨,下一回别人还想对你动手的时候,都得是好生掂量掂量的

    亏,是不能白吃的。

    这是剑宗在修真界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