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灵能歌者
    在高文看来,罗塞塔正在做的事情甚至不算是一场阴谋——一切都是光明正大发生的。

    这甚至给了他一个感觉——远在奥尔德南的罗塞塔·奥古斯都这是凌空给了自己个眼神,让他看着接……

    而高文认真想了想,觉得这还真只能接着,因为这一切也正好也是他所期待的。

    不管用什么手段,尽可能减少精神污染携带者,削弱战神在物质世界的影响力,御敌于国门之外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在这方面,罗塞塔只是跟塞西尔打了个默契配合而已……

    “先祖,这样真的没问题么?”赫蒂却忍不住皱起了眉,罗塞塔·奥古斯都的这一连串操作实在是超出了她的预期,在她印象中,这种大胆又超乎常理的操作似乎只有眼前这位揭棺而起的老祖宗才做得出来,“提丰人在借我们的手清除那些精神异化的感染者……”

    “现在的关键不是这样做有没有问题,而是只能这样做——罗塞塔向我们扔了个必须去接的投球,现在我们只能陪他将这件事做下去了,”高文的态度却很平静,“倒不如说这正符合我的想法——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对付那些神智正常的提丰人,但如果对面的是感染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赫蒂心中怪异的感觉仍然难以消退,她抿着嘴唇,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他竟然能光明正大地做这件事……那些受到战神污染的士兵和贵族神志已非常人,却仍然被他随意调动,而战神在这个过程中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如我们一直在分析神明的诞生和运行方式,罗塞塔·奥古斯都在这方面也有他自己的研究,”说到这里,高文的表情严肃起来,“他显然已经找到了其中的规律……在神明处于半疯状态时,他准确利用了‘战争’这个领域的漏洞——即便是把那些受到感染的战神信徒送到前线送死,这本质上也是支持战争的一环,只要这一点还在框架内,那么他就不会招致战神的反噬,而那些受到精神污染的贵族和士兵也会乖乖听从来自奥尔德南的命令。”

    “问题在于,即便是精神失常的军队,在战场上也是有正常智慧的,甚至由于失去了寻常人类的恐惧和软弱情绪,那些受到精神污染的人爆发出的战斗力还远远超出正常军人,”赫蒂严肃地说道,“罗塞塔·奥古斯都把那些失去控制的贵族和士兵送到冬狼堡,也是在不断消耗我们的战斗力……”

    “他当然要消耗我们的战斗力,我们十几万的机械化军团就驻扎在提丰的土地上,他睡得着么?”高文挥了下手,“他的想法倒是不难猜,只能说……这场筹划非常不错。”

    罗塞塔·奥古斯都的打算在高文看来一目了然——这场混乱而突然的战争让两个帝国都陷入了旋涡,无数人在茫然中看不清未来如何,然而对于两个帝国的统治者而言,这一切却如阳光下的山川河流般清晰地呈现在他们眼前。

    这场战争或许是突发的,但从长远趋势来看,提丰和塞西尔之间迟早会有这么一战,所以当它真正到来的时候,罗塞塔·奥古斯都必然会极尽可能地让局势回到自己控制下,并从中寻找最大的利益点——他将那些受到战神控制的军队送到前线,用这种办法迅速减少国内的不稳定隐患,而那些悍不畏死的失控军团也正好可以用来削弱塞西尔的战力。与此同时,那些失控的部队还将为罗塞塔赢取宝贵的时间,让他能够重整秩序,一点点扳回战争之初提丰的劣势。

    这或许并不能让他占据什么优势,但这至少可以让提丰和塞西尔逐渐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除此之外,罗塞塔还将趁此机会将提丰国内的各种不稳定因素一扫而空,如昔日的塞西尔般得到一个彻底重整秩序的机会,他的统治会空前加强,提丰上层将真正凝聚起来……

    当然,这一切都有个大前提——局势真的会如他计划的那样发展。

    “先祖,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进攻奥尔德南的计划么?”赫蒂看着高文的表情变化,在略作思索之后,她突然打破了沉默,“或许,会用得上。”

    高文有些意外地看了赫蒂一眼,随后他沉默了几秒钟,才慢慢说道“计划……总是要有的。”

    “是,我明白了。”赫蒂低下头说道,随后她抬起头,看到高文的视线正落在不远处的大陆地图上——那张地图已经被勾勒了各种各样的线条和标记,看似杂乱的标注中,隐隐透露着这场战争深处隐藏的秩序。

    “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高文慢慢说道,“这件事背后会不会还有更深一层的东西……”

    赫蒂眨眨眼,带着一丝好奇“您的意思是?”

    “那个失控的战神到现在也只是在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到信仰祂的凡人身上来引发混乱,但一场神灾真的就只有这点混乱么?情报显示罗塞塔·奥古斯都正在国内进行大规模的肃清,同时在针对战神教会采取一系列关停、镇压、审查行动,虽然这看上去是很正常的重整秩序的手段,但这对已经失控的战神而言会不会是一种主动的刺激?”高文曲起手指,一边轻轻敲着座椅的扶手一边说道,“罗塞塔·奥古斯都现在一系列大胆行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赌徒……但他不可能是个赌徒,或者说,他不可能是个‘纯粹的赌徒’。”

    赫蒂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不是个‘纯粹的赌徒’……”

    “纯粹的赌徒会不计代价地去赌上一切,而罗塞塔……他一定会精确计算所有的代价和失败的可能性,并谨慎地赌上他能赌的东西,”高文沉声说道,“因此,当他决定赌一把的时候,只有一个可能——他确实掌握了一定程度的‘赌本’,并且确认这其中有成功的可能性,不论收益还是损失,在他而言都是可以接受的。”

    高文在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十分笃定,尽管从个人角度他和罗塞塔·奥古斯都只见过那么一两次面,然而作为帝国的统治者……塞西尔和提丰却打了不知多少次交道。

    那些商业法案,那些流通的情报,那些关于提丰新政以及奥古斯都家族的记载……无数第三方资料早已拼凑出了罗塞塔·奥古斯都的“肖像”全貌。

    对高文而言,这个依靠情报和资料拼凑起来的“肖像”甚至比罗塞塔本人还要真切可靠。

    他沉默下来,开始一点点梳理目前所掌握的各种情报,推敲着提丰方面接下来可能采取的行动——他其实一开始就不担心这场“战争”本身,他信赖自己的军队,信赖菲利普和其他将领们,信赖帝国的技术、工业以及民众,他真正担心的,从来都是这场战争背后站着的东西。

    “灵能歌者项目……”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赫蒂说道,“目前进展到哪一步了?”

    灵能歌者,专门用于对抗各类精神污染(包括神明的精神污染)的特种士兵,这些特种士兵以海妖的“深海之歌”为核心技术,以永眠者的“灵能唱诗班”为训练蓝本,依靠神经荆棘以及一系列生化、灵魂、魔导领域的附属设备来实现“量产”,从一开始,这个特种士兵项目便是高文格外关注的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神灾,从很早以前便开始研究神明的国家,目前塞西尔已经有了一些能够对抗精神污染的技术,但这些技术都有各自的缺陷——最基础的“心智防护系统”是对海妖符文的原始粗暴运用,效果有限且只能进行被动防护;最先进的“人性屏障”则是在神经网络中运行,它的效果更强而且能够主动清除甚至“捕食”范围内的精神污染,也能够接入凡人的心智进行有效的“治疗”,但它必须依赖网络运转,对设备和基础工程有着很高的要求。

    对如今的塞西尔而言,神经网络在国内甚至都做不到全覆盖,出征在外的军队要维持网络畅通显然更加困难——毕竟这个年代又没有通讯卫星,神经网络目前还是只能依靠魔网节点来维持运行,而哪怕是最先进的“钢铁大使”多功能战车,它的通讯塔也只能维持有限范围的信号传输。

    本来这些问题都还不是那么急迫,心智防护系统和人性屏障已经足够塞西尔在国门内保护自身,但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却打乱了高文的发展节奏——现在他迫切需要一种既能够主动抵御神明的精神污染,在前线灵活活动,又能够脱离网络限制独立运作,在条件复杂的远征作战中也不影响防护效果的新单位。

    原永眠者大主教“灵歌”温蒂正在训练的“灵能歌者”最符合他的要求——然而这个项目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展了。

    “关于灵能歌者,温蒂女士昨天还曾发来消息,”赫蒂开口说道,“现阶段的原型士兵仍然没法投入战场……稳定性很成问题。不过如果您有时间,还是可以去看看情况。”

    果然,这种事情不是寻思一下就能心想事成的……

    高文想了想“我今天日程安排还有别的事么?”

    赫蒂回忆了一下“傍晚会有一次执政官会议,在这之前没有别的安排。”

    “那我们就去看看吧,”高文站起身来,“至少看看现阶段的原型士兵是什么情况。”

    ……

    白水河北岸,金字塔状计算中心附近一座隶属于帝国军事科研部门的研究设施中,对灵能歌者原型士兵的测试工作仍然在进行中。

    这里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型实验室,长方形的房间中央有着大片的空地。在房间四角,可以看到四根闪烁金属光泽以及符文微光的合金方柱,中央的空地周围则可以看到许多整齐排列的、只有半米高的圆柱状装置。身穿白色短袍的技术人员们正在那些圆柱状装置周围忙忙碌碌,而在那些技术人员中,有许多都是熟悉的面孔。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将头发高高挽起、容貌端庄秀丽的年轻女士,她便是曾经的永眠者大主教,如今的帝国研究员,脑神经学以及精神领域的专家——“灵歌”温蒂,而曾经同为大主教的尤里以及塞姆勒则站在她的身旁。此外还有以生化专家身份前来协助工作的皮特曼也在现场。

    作为测试对象的,是站在空地中央的一名脸上还有着雀斑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身上穿着一套特制的轻型铠甲——与其说是铠甲,也可以说是用来固定各类符文插板的“贴身框架”,测试用的符文装置在那套铠甲的各处闪烁着微微的光芒;他的手部和前臂又装备着特殊的“护臂”,那护臂看上去有些类似现在已经普及使用的第二代军用魔导终端,但却看不到武器单元,原本用于安置射线枪或闪电发射器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结构精密的金属凸起,显然应该有着特殊的作用。

    当周围的技术人员们忙忙碌碌的时候,这名年轻人正在检查自己的护臂卡扣,他时不时活动一下手腕,显得有一点点紧张。

    高文和赫蒂来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他来到那些忙碌的技术人员之间,抬手示意大家不必拘礼,并对测试场上那位慌里慌张朝自己鞠躬的年轻人笑着点了点头以作回应,随后便看向了一旁的“灵歌”温蒂“说实话,灵能歌者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我还以为名字里带有‘歌者’这个词,实验室里至少会有一套跟‘歌声’有关的东西,我却只看到了符文铠甲、魔导终端以及神经荆棘保管箱。”

    温蒂对高文的这些话并不意外,她淡淡地笑了起来“灵能歌者的‘歌声’可不是用耳朵能听到的,自然也不需要用嘴巴‘唱’出来——请不要被这个名字误导,他们之所以被称作‘歌者’,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所使用的力量源自于海妖的深海之歌罢了。”

    高文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前好像对这件事是有点误解,而与此同时温蒂又笑着继续说道“因此,理论上灵能歌者甚至压根不需要会‘唱歌’——能够熟练操控神经荆棘以及一系列脑波放大器就足够了。”

    跟高文一同过来的赫蒂听到这忍不住看了温蒂一眼“我听过你在节目中录的歌,我还以为……”

    “个人爱好罢了,”温蒂淡淡一笑,“灵能歌者的‘歌声’是用来对抗那些疯狂混沌的神明和邪灵的,那些东西……可不懂得欣赏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