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崛起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门
    刘危安每上前一步,妍儿的心就跟着跳动一下。刘危安自己却没有紧张,相反,他冷静无比,前所未有的冷静,这道墓门,让他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看这道门,像镇魂碑。

    他接触过的符文里面,印象最深刻的,无疑就是镇魂碑了。

    他双目凝视着墓门,无形的虚空又成千上百的符文组成,有的彼此相连,有的相互排斥,又的互不干扰……每个符文都散发着神秘的力量,组成了一座巍峨的大山,横在眼前。

    站在巍峨的大山下,人比蚂蚁还要渺小,以蚂蚁之力想破开大山,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从山脚下往上,有一条开辟出来的小径,沿着山壁,蜿蜒曲折,虽然凶险,但是比起其他地方十死无生,这条路太安全了。

    “走,跟着我的脚步。”刘危安对妍儿和刀客道。

    “等等!”一个高手阻拦,瞪着刘危安,目光不善“我们也要跟着。”

    “请便!”刘危安举步迈进大门,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刚才不管是谁走进大门,都会被神秘力量击中,要么消失不见,要么被弹飞而出,化作血雾。

    妍儿跟在后面,信心十足,反倒是刀客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反击。

    一步,两步,三步……众人的目光紧紧追逐刘危安的脚步,直到的深入一半,才骚动起来。

    “我们进去吗?”有人问张舞鹤。

    “再等等!”张舞鹤看了张阳瑾一眼。

    黄柏福已经开始移动步伐了,来到墓门前,犹豫很久,终究还是没敢擅作主张,沿着刘危安的步伐上前,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黄柏福都进去了,那些等待的高手们不在等待了,一窝蜂跟在后面,一步一个脚印,果然安全的很,没有发生意外。

    “走吧。”张一卜邹着眉头看了很久,脸色一只变幻不定,手臂是笼在袖子里面的手指,不断跳动。他在运算墓门的规律,最终没有任何结果。

    张一卜和张阳瑾两人一组,张舞鹤见到他们动了,也跟着上前。很快,所有人都进入了墓门,奇怪的是上古遗族的人没动,安安静静站在远处看着。

    墓门说是一道门,实际上,后面连着墓道,有多长,根本没人知道。站在外面是看不清楚的,而进入墓门后,众人的眼睛就近视起来,只能看见周围三米之内的情况,再也的地方,就是一片迷蒙。

    忽然,刘危安脚步一顿,脸色大变。

    “怎么了公子?”妍儿就在他的身后,对他的表情看的最清楚。

    “出刀,左边三尺,卸为主。”刘危安盯着虚空,表情极为严肃。一刀白练如闪电破空,刀客出刀了,没有丝毫犹豫,对刘危安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当——

    分明没有任何东西,却爆发出可怕的巨响,刀客浑身巨震,手腕扭动,力量由凶猛转化为柔和,把看不见的力量卸在一边。他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那股力量实在太凶猛,卸的不是很到位,无形的力量蹭了他一下,立刻少掉了一块头皮,鲜血直流。

    “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高手虚心请教,态度恭敬。

    “有未知的攻击,大叫小心。”刘危安心底还是比较善良的,提醒了大家一句。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小心?你带我们进来的,你要保护我们!”那个最初阻拦刘危安的高手脸色变了。

    “我是你爹吗?”刘危安没好气。

    “你不答应老子现在就灭了你。”高手话音方落,迎接他的是一道刀光,迅疾无论。高手发现刀光的时候,刀光已经掠过了脖子。

    “谁敢对刘公子不敬就是我的仇人。”刀客冷冷地瞥了一眼所有人。这一眼包含了姬无神等高手,他是打不过姬无神,但是他不怕死。

    砰!

    高手的头颅滚落,死不瞑目。

    啊——

    一个高手突然消失,凭空消失,没有任何征兆,只剩下惨叫声飘散。所有人都心中一紧,不安地看着四面八方。

    “发生了什么事?”后面的张阳瑾手指按在刀柄上。张一卜一双眼睛闪耀着璀璨的精芒,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众人还没察觉出危险来自哪里,又一个高手丧命,这次就很惨了,全身血肉被剥离,就剩下一具骨架,上颌骨

    和下颌骨因为惯性的原因在死亡之后还上下敲打了两下才倒下。

    哒哒哒!

    估计是想说话,但是没了肌肉,也没了声带,说不出来。

    后面的人后背发寒,一瞬间剥离所有的血肉。高手的血肉比铁石还要坚硬,寻常刀刃都能以划破,想要一瞬间割掉全身的肉,这究竟是什么力量,还有,肉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才有人发现,地面上东一堆西一堆的白骨,有些已经干枯发霉了,一脚踩下去,变成了粉末。

    随着众人的前进,不断有人死亡,有的临时前发出惨叫,有的死的无声无息,只有极少数有机会反抗的,但是也只是垂死挣扎,结局依然。半盏茶的时间不到,人员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了。

    “刘公子,这样下去不行啊,有消息的话,分享给大家。”黄柏福都走不下去了,他感觉周围都是危险,随时都可能丧命。

    “刘公子,只要你能救我,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决不食言。”有高手喊道。

    “刘危安,只要你能让我通过这道门,之前的账,一笔勾销。”王二道。

    其他人纷纷出言,他们看出来了,从进入墓门开始,刘危安遇到了三次危险,都成功化解了,而剩下的人,全靠运气。绝大部分人的运气很差,遇上了风险就是死。

    “我们的脚下是万丈深渊,一个不对,就死无全尸。”沉吟了一会儿,刘危安开口,目光在最后么的张舞鹤脸上停留了刹那,继续道“同时头顶上有落石,无底深渊有恶灵偷袭,还有不知名的怪物,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大家好自为之。”

    刘危安继续前进,大约一炷香后,他成功通过了墓门,最大的收获不是活下来了,而是对门这个符号,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

    墓门可以看着成千上万的符号的结合体,也可以看着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就是门。

    门,既可以看做是防御,也可以看做是同行。如果两者弄随意转换,就真正掌握了门,刘危安做不到,但是发现了方向已经让他十分兴奋和激动了。只要掌握了门,不仅对破解古墓大有裨益,对理解镇魂碑也十分有利,可以说,这个门字符号,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