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早知有此一招
    金木率先越开蝴蝶,直取沈默和林涛,意图很明显,他们两个是薄弱环节,先拔掉这两个累赘,再专心对付蝴蝶。

    但是蝴蝶岂容他有这个机会,当下一个闪身,挡住了金木的去路。

    两个人赤手空拳的交手,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已经过了数百招。

    动作快的,让远处观看的人连残影都看不到,就是林涛他们在近处,都只觉得眼花缭乱,一阵阵罡风扑面卷来。

    突然,金木一分为二,两个“金木”直接越过蝴蝶,分别向林涛和沈默冲将过来。

    这种情况下,蝴蝶只能去救其中一个,势必会放弃另外一个,至于后果……

    林涛当机立断,施展小范围的缩地成寸原地消失,出现在另外一个金木的身后,蝴蝶也立刻做出反应,三个人成犄角之势,将那个金木合围在中间。

    “好!”台下爆发出热烈的喝彩,金家金木失势,让这些围观群众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弄死金家!”甚至还有人这么喊,不过这人隐藏的很隐蔽,喊了一声就藏起来了,事后金家的人想把这人揪出来打击报复,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金飞羽见金木处境不妙,眉头紧锁“看来他们三个有点本事,金木大哥能对付得了吗?”

    这位金家大小姐,对所有金家世兄都以姓名相称,唯独对金鼎称为金大哥。

    金鼎并不怎么担心金木的处境“金木既然是跟‘那一位’修行的,飞羽,你就不用担心了。”

    既然金大哥都这么说了,金飞羽便点点头,放下心来道“等这次事情完事,一定要把这些废物赶出龙炎城,从此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

    金鼎莞儿一笑“他们一定会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的。”他把“消失”两个字着重强调了一遍。

    “恐怕你金大哥说的消失,跟你理解的消失不是一个意思。”一身靓丽旗袍的银月突然出现,举步款款的走到近前。

    金飞羽不是傻子,立即秒懂银月的话中的含义“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在城外早有安排?”

    银月微笑着点点头。

    “怎么,大小姐觉得我们做的过分吗?”银月一脸笑意的凝视着金飞羽。

    金飞羽嗤笑一声“如果是我妹妹的话,肯定会对这些废物心存同情,至于我……你们要对付这些人的时候,到时不要忘了带上我。”

    此刻,台上的战局已经逆转,在最初的短暂交手后,金木强大的实力立即显露出来,林涛等三人被逼退到了演武台的一角,处境已经岌岌可危。

    每次激烈的碰撞过后,台下都发出一声惊呼,众人为他们的处境着实捏了好几把冷汗。

    对于金木以一对三还把对手逼得喘不上气的惊艳表现,众人震惊呼喊之余,坐在主台上的“那位”的关门弟子清霜并没有多少震惊。

    她心里面十分清楚,眼下金木所表现出的战力,还不足他全部实力的一半,甚至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金木故意示弱,是做给“其他人”看

    的,让那些人低估他的实力。

    否则,作为“那位”的弟子,金木怎么会无聊到来龙炎城这种小地方,和这些仙界新人、这些小角色玩过家家?

    不久之后,金木的战绩就会在仙界各地传开,到时……

    “清霜小姐,你觉得金木公子这次的表现怎么样?”坐在一旁的王盟突然问道,看似是闲来无事搭话,却怎么都感觉,其中有点刺探情报的意思。

    “还好,比平时差了一点。”清霜保守的说道。

    “哈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毕竟是那一位的高徒,肯定隐藏了一两手,清霜小姐觉得金木公子隐藏了多少的实力?”王盟又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平时纵使是我,也很少和其他师兄弟见面,”清霜随口敷衍道,话锋一转道“听说那个叫林涛的,和你有恩怨?”

    王盟顿时一愕,这种事她是怎么听说到的,讪讪的笑两声道“都是下界的琐事。”

    “下界的琐事,都牵连到了仙界来了……王执事,我说话直一点,你别见怪。”清霜淡淡的道。

    “哪里,哪里……”王盟脸皮抽动一下,涩涩的说道。

    “王执事,你和仙界新人,也就你所说的,和这些小角色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向来不怎么关注。而我的、金木的,我们之间的事也有一些不方便告知的,你明白吗?”清霜用平淡又不容质疑的语气说着,目光逐渐飘远,落在演武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那些“小角色”身上……

    轰!

    轰然一声,台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林涛蝴蝶和沈默三人已经被击出演武台。

    “金木,胜!”主台上的评委不带任何情感的宣布道。

    比赛结果才一出,金家就迫不及待的要将他们赶出龙炎城,金家家主对一名金家嫡系耳语几句,那个青年连连点头,又把家主的话传给演武台前的解说员。

    解说员皱着眉头听了,顺从的点了点头,既然是金家家主的话……他清了清嗓子,示意底下先安静,然后高声喊道“按照事先的规则,凡人派直接被淘汰出局,取消本次一切成绩,还有……”

    他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凡人派就此失去龙炎城的居住资格,责令三日内搬出龙炎城!”

    此言一出,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过是换个地方居住,对于林涛他们就像一张催命符咒,而且只有三天的期限。谁知道出了龙炎城的安全区域,会发生什么?

    台下爆发起一阵喧哗和讨论的浪潮。

    “安静一下,请大家安静一下!”台上的解说员大声叫喊着,对台下的混乱秩序束手无策,只好拿出一条手帕擦汗。

    “大家请安静,下面进行下一场比赛,呃……下一场比赛,是由……”解说员的话说了一半,立即被一个惨叫的声音打断。

    这个惨叫声音明显比解说员的声音更有穿透力,整个会场顿时沉寂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一名戴着狐脸面具的红袍众,被身后一

    个人勒住脖子,一刀切了喉咙,刀身上泛着一层青光,鲜血涌出一米多高。

    鲜血打红了身后那个人的衣服,那个人也戴着一个面具,不过是小丑面具。

    这是一声暗号。

    死一般的沉寂。

    没有人知道那个红袍众的名字样貌,他就那样的被结束了性命。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在所有人的错愕、震惊、恐惧氛围中,第二个、第三个红袍众被用同样的方法割了喉咙。

    刀法娴熟,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每一刀都是恩赐解脱。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最开始反应过来的,却是金木和清霜,两人先后已经腾空而起,向那几名杀手堆中冲将过去。

    杀手只有三个人吗?远远不止。

    很快,第三十个人,第一百三十个人纷纷涌现,如同雨后春笋,整个会场仿佛都笼罩在杀手们的阴影。

    主台上的那些大人物呢,他们能否逃过一劫?众人马上就知道结果了,数名“杀手”悄然出现在主台上的“大人物”身后,手中多出一把寒芒。

    “为了白袍众!”那些“杀手”高呼,手中的利刃递了出去。

    一阵电光火石的交手后,除了一名杀手得手,剩下的杀手持刀的手臂都纷纷被斩去了一截,血流如注。

    白袍众的杀手们,这时候方才明白,原来这里的早就布置好的陷阱,只等着请君入瓮。

    一声哨响,传遍整个五月广场,红袍众、金家的侍卫从四面八方涌将出来,把白袍众的杀手们团团围住。

    这些红袍众和侍卫,都伪装成普通的门派弟子,隐藏在人山人海里,一声令下,顷刻间露出了红袍众的本来面目。

    白袍众的杀手们本可以慌乱中抓住一些人当做人质,但他们都没这么做。

    在一小股的冲突和厮杀过后,剩余的白袍众杀手们,被逼退到了一角,终于退无可退。

    他们的四面八方,都是早已经等待他们现身的红袍众精锐,数量比他们有压倒性的优势。

    等形势终于稳定下来,王盟和金壬一前一后登上演武台,扫视一圈白袍众“你们没想到吧?今天门派大比来城中搞暗杀,我们却早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只等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白袍众们步步的后退,背靠着背,一些人身上还带着伤口,一些人的面具已经被红袍众劈碎。

    见白袍众们不说话,王盟冷笑道“我不想为难你们,只要你们主动放下武器投降,事后我们只会追究这次主要负责人的责任,其他的人以罪从论处。现在,愿意投降的人主动放下武器,走出来。”

    有不少人互相偷看了同伴的眼神,但没有人走出来,白袍众里有人喊了一句“放下武器投降?放下武器,就等于束手就擒找死!红袍众只是害怕损失,只会秋后算账!”

    这句话提醒了众人,让众人决心誓死抵抗。

    王盟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识抬举,那你们就一起受死吧,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