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撒娇娘子最好命 > 第161章:心系养蚕之道
    村长哪能不晓得,方才就还在家中与婆子为此事吵闹,让他恼火不止,此时一脸老实道:“知晓知晓……”

    原夫人愠怒道:“既知晓,为何不遏止?”

    “夫人,老朽……”

    “外头都说龙山村富饶宝地,物质多厚,民风亦淳朴,少不了是一村之长的带领,可是赞叹不休。但现而一瞧,原来外头所说的,竟都是虚晃之话,让我失望至极!”

    原夫人知今天过来的目的,嘴皮子也耿直不饶人。楚娇娘在旁将自己缩得低。

    只见村长额头汗下一片,围看之人听闻此话亦是一阵羞愧,躲脸交耳,私论着这些年来怕是没人如此说过龙山村,谁来此地之后,谁不是夸耀的?没想到今日竟被县官老爷的夫人给说了失望二字,这若传出去,可是要损了龙山村的名声啊。

    “夫人……”村长方要虚心道错,原夫人立时又抬了话,道:“您既担了村长这个职责,就得时时刻刻以正民风,以身作则,传扬优良教度,哪还容得这些以讹传讹,作乱污言诽谤的事儿发生!您不要脸面,别人还要!村里还要!若此事都治理不好,您这个村长当着还有何意义!”

    劈头一番问责,村长整个人一颤,老眼登时惊恐,险些扔下拐杖屈膝跪下,“夫人训说得是,是老朽治理无当,老朽知错。老朽定将此事遏止,还魏小娘子清白,也正老朽自己一个清白。”

    “可别是嘴上应付了然。”

    “不敢不敢。实不相瞒,老朽家正因此事闹出不和,正要追究。不料夫人先来一步,老朽这就命人将捏造诽谤之人带下去。”

    说着,村长吩喊一声“来人!”直接下令,让人将万氏绑到祠庙去,请族老里正过来判言!

    此决定毫不拖沓,楚娇娘颇还愣了愣。唯记得,三年前因沈云燕的事儿,在寻常日子里开过一回祠庙,这是三年来第二回。这事儿……严重了。

    姓万的心头猛敲一鼓,整个人往后退了一个趔趄,“村长!”

    只见来人要束上她的双臂,那姓万的一阵挣扎,嘴里道着知错了再不敢了,又用力犟脱哪几人的手,直跪趴下身子向楚娇娘与村长赔罪,求个宽恕。

    楚娇娘未应。

    村长厉声喝道带下去,不给其丝毫机会,末尾还骂了一句:碎嘴传话时怎就不想想后果!着实是将村长逼急了。

    村里人与姓万的一道传话的人,此时都将脖子缩得紧,生怕自己也被拧出去作警醒;另一波人瞧姓万的这副狼狈样,皆含着一片唏嘘,道着自作孽,早让积点德,偏是傲目不听,活该!

    姓万的见挣脱无果,再次撕喊求饶楚娇娘,嘴里道着:“娇娘!魏娘子!我错了,我向你赔礼,是我心眼小,故意传了你的话,您大人大量,放过我吧!魏娘子!”

    楚娇娘微侧憔悴之颜,掩嘴咳嗽不止……

    看人被带了下去,不少人正准备随去祠庙看判言,村长这方忽朝原夫人又一拱手,求了个不情之请,好几人都停了步子……

    话说村长心里始终想着养蚕练丝之道,纵然是村里家里闹了如此不堪,亦没断此心思,认定此事能为村里带来更大的富饶。

    可因村里多是自耕农,无有人能彻底将村长的建议灌入耳中,难得遇见原夫人过来,所以一记上心,这才想求原夫人开口。

    但凡原夫人开口,那当是县官老爷开了口,还怕事儿不会成?

    原夫人来时已问了龙山村闹事的缘由,加之一干村民方才七嘴八舌的道说,也知晓起因是因她家大人应着魏轩的要求,送了一架纺机于魏家,先是引闹了养蚕练丝纺绢之事,后惹了一些人不虞,这才升至今日这般事状。

    说起养蚕练丝,乾州以往都是由段老爷一手掌控,农户养蚕练丝少有。而今段老爷因逃税被押了狱,官府垄下段家产业由朝廷亲自严控。

    但若想日后开展乾州丝业绢帛业,单单那一间纺织园自是不够,唯有这些农户家家养蚕练丝丰满其产量,才能使其有更好发展。

    而且原世海早之前就与原夫人道说过此事,如蜀川地带,便是各个村户养蚕练丝,一斤蚕丝论几钱入收朝廷,至于织绢纺帛则由朝廷派织锦官前来安置织女。这其中是极大的一条锁链,环环相连,之间的收益更是不言而喻。发展好了,自是乾州之福。

    此村村长亦是有远虑之人,原夫人听其言语,多是为民牟利,甚有放长线之悟,与家中老原的想法倒有几分相似,为人切还不错。

    原夫人有打算,也多是为原世海着想周全,酌量之后,觉得此事也不是不可,于是微微点了头。

    “养蚕练丝不是甚坏事,村里人无人养,只是因未见到成果,未有承诺,无人信服,单靠自己默默使力纵然是行不通。”原夫人说了其中要素,又问:“不知大伙可知晓,县里的纺织园已归入官府所有?”

    村里有人知晓,有人不知。知晓的皆是有心做此事的人,亦都是从楚娇娘嘴里得知的。但也无人应话,只是听着。

    原夫人道:“官府朝廷既垄下了纺织园,也不定全由官府置养蚕娘和织女为其效力,若是各村农户且愿意养蚕出丝,朝廷官府自是求之不得,可按一斤丝论几钱,作为等价交换,同粮食税购,柴炭税购类似。不知大伙是何想法?”

    村长听得眼中精亮,自是觉着可行,一连附和。但村里村民想不到恁远,多是着重眼下,犹豫不决。

    不少人面面相觑,俱是陷入思量,除了有窸窸窣窣的小声从人群里发出来,却无有丁点明面上的声音。

    楚娇娘从来就觉得此事行得通,只是说服村里人,切实需要实际的成效才能有威严立住。而今村里无人真正带好头,便是楚娇娘自己,也只在那一丁点蚕上摸索,而且村里人多数在意的是……准确的收益是如何?

    原夫人此番话提了等价交换,却未道明究竟能换多少?是否是这些村民心中所盼?既是提了此事……楚娇娘有意领起一句,问道:“夫人,栗米粮食一市斤征收约二钱,若是咱们养蚕练丝,一斤蚕丝,官府大约可给我们多少钱?”

    如此一句,明洁简要,让人大梦若出,恍然明了,私下里窃窃叨叨的人皆投了目光。

    原夫人看了楚娇娘,此事还未详尽与原世海商议此事,但也明白楚娇娘的意思,微微顿想片刻,道:“此政策还未彻底于乾州展开,村中若是有人愿养蚕,为此后发展,暂以蜀川地带的征收准则,约莫可按一市斤可换半两钱,最差也不过与粮食同价。”

    “半两!”不待楚娇娘接话,便有人惊了声。

    倏然,交头接耳,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在人群里展开,这会儿的声音可是大了不少。

    “如此说下来,那可是比种粮食来的多呀!”

    “可不是?十斤粮食征收才得二两,这一算下来,十斤蚕丝那得是五两呀!便是与粮食同价,那也不亏。”

    “是呀!可是划算!”

    “那,那夫人可为今日所说之言,以做担保?”有人问。

    原夫人有心为原世海做此事,便扬话道:“我家老爷为官数十载,何时有食言于人?纵使我家老爷觉着此事不妥,本妇尚且还有本事归劝一二。这不仅仅是为龙山村着想,更是为乾州着想。”

    简短几句话,道明决议。

    要说原夫人也是豪气仗义,独断之人,原世海为官数十载未出任何大过,多是原夫人顶于身后,给其逆耳忠言;多少难断的案子,亦是原夫人帮忙谋出精要之处,才使之顺利了结,原夫人心下落定此事有益无害,所以才敢如此保证。

    一时间,人群里的声音越来越多。楚娇娘暗自发笑,果然有威立之人的话,就比普通人的话有用些。

    日头渐渐高升,翠衣丫鬟手里备着的伞早是撑到了原夫人的头顶,另一只手中的竹片镂空雕刻的折骨扇展开后,轻轻给夫人扇着。

    原夫人不再多理会,之后挽扶上楚娇娘,说去她家里瞧瞧。楚娇娘诺诺应下,遂领着原夫人离了人群。留下后头一干人去自作思忖探讨……

    魏家三人在人群之外围观已久,亦是愣眼许久。本是来看传言之事如何解决,末尾竟是听了养蚕商机,全然沉到里头去了。

    这会儿听闻原夫人要上家门,魏老头醒神儿,赶紧让刘氏孙采荷二人回去安置安置。

    刘氏半晌才反应回来。

    孙采荷反应及时,应下后先行小跑回去了……

    不过孙采荷观下此事之后,于心中顿然又生了不少心思。她原还以为楚娇娘只是帮官老爷做过几件事儿,才拂得照顾。而今见来,魏家切与官老爷有较的结交,且关系还不一般。

    孙采荷像是上当受骗之人,腹中直冷道:这嫂子狠呀!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

    末尾,孙采荷也觉着自己攀得起,得攀一攀才行。

    还有蚕丝的事儿。

    此事于孙采荷心头,是个绝佳致富的好活儿,甭管村长原夫人有无道下此番话,以孙采荷的心性,她可不愿有人抢下这等好事儿。日后,定要全垄到自己手里方才可。

    ……

    【《撒娇娘子最好命》】之 第161章:心系养蚕之道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动心魔】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的这一本【《撒娇娘子最好命》】之 第161章:心系养蚕之道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撒娇娘子最好命》之 第161章:心系养蚕之道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动心魔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撒娇娘子最好命》之 第161章:心系养蚕之道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村长哪能不晓得,方才就还在家中与婆子为此事吵闹,让他恼火不止,此时一脸老实道:“知晓知晓……”

    原夫人愠怒道:“既知晓,为何不遏止?”

    “夫人,老朽……”

    “外头都说龙山村富饶宝地,物质多厚,民风亦淳朴,少不了是一村之长的带领,可是赞叹不休。但现而一瞧,原来外头所说的,竟都是虚晃之话,让我失望至极!”

    原夫人知今天过来的目的,嘴皮子也耿直不饶人。楚娇娘在旁将自己缩得低。

    只见村长额头汗下一片,围看之人听闻此话亦是一阵羞愧,躲脸交耳,私论着这些年来怕是没人如此说过龙山村,谁来此地之后,谁不是夸耀的?没想到今日竟被县官老爷的夫人给说了失望二字,这若传出去,可是要损了龙山村的名声啊。

    “夫人……”村长方要虚心道错,原夫人立时又抬了话,道:“您既担了村长这个职责,就得时时刻刻以正民风,以身作则,传扬优良教度,哪还容得这些以讹传讹,作乱污言诽谤的事儿发生!您不要脸面,别人还要!村里还要!若此事都治理不好,您这个村长当着还有何意义!”

    劈头一番问责,村长整个人一颤,老眼登时惊恐,险些扔下拐杖屈膝跪下,“夫人训说得是,是老朽治理无当,老朽知错。老朽定将此事遏止,还魏小娘子清白,也正老朽自己一个清白。”

    “可别是嘴上应付了然。”

    “不敢不敢。实不相瞒,老朽家正因此事闹出不和,正要追究。不料夫人先来一步,老朽这就命人将捏造诽谤之人带下去。”

    说着,村长吩喊一声“来人!”直接下令,让人将万氏绑到祠庙去,请族老里正过来判言!

    此决定毫不拖沓,楚娇娘颇还愣了愣。唯记得,三年前因沈云燕的事儿,在寻常日子里开过一回祠庙,这是三年来第二回。这事儿……严重了。

    姓万的心头猛敲一鼓,整个人往后退了一个趔趄,“村长!”

    只见来人要束上她的双臂,那姓万的一阵挣扎,嘴里道着知错了再不敢了,又用力犟脱哪几人的手,直跪趴下身子向楚娇娘与村长赔罪,求个宽恕。

    楚娇娘未应。

    村长厉声喝道带下去,不给其丝毫机会,末尾还骂了一句:碎嘴传话时怎就不想想后果!着实是将村长逼急了。

    村里人与姓万的一道传话的人,此时都将脖子缩得紧,生怕自己也被拧出去作警醒;另一波人瞧姓万的这副狼狈样,皆含着一片唏

    苏青一觉醒来,发现枕边人竟不是老公!

    深思熟虑,为了自己的名声,她拿出一叠钱,“这些钱足以让你忘记昨夜的事。”

    再次遇见,苏青:“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会认的。”

    男人嘴角一勾,笑容越发的邪魅,“你在提醒我再来一次,顺便留下证据?”

    一次次的交锋,一场场的较量,他们惺惺相惜。

    爱情如风而来,她一路披荆斩棘,只为更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不料当一切尘埃落定,她却被迫要离开他。

    商场再见,他却搂着跟她一模一样的女人,语调宠溺,“苏青,这个戒指,你喜欢吗?”

    原来这一场爱情,不过是身份交换的一场乌龙。

    那女人带笑走到她面前,“姐姐,你的名字我很喜欢,还有,谢谢你帮我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