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 地府篇 第025章 并蒂莲(4)
    “衣服,把你的衣服给我!”原本走向绿头发的李润,突然转了个身,扑倒了刑如意跟前。因为没了脸皮,所以她的脸,看起来异常恐怖。

    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当刑如意与这张脸对上时,仍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觉得,面前的李润,像极了传说中被用那种方法剥皮的受害者。因为她的皮,被剥的太干净了。

    洛城地处中原,有山有水、有丘陵有河却唯独没有沙漠。

    从绿头发带来的那张报纸来看,李润是在自己家的别墅失踪的。富豪的别墅里,更不可能有沙漠,所以李润的皮,究竟是怎么没的?

    “我喜欢你的衣服,你把它脱下来送给我好吗?”李润见强取不行,随即改了策略。

    李润口中的衣服,指的当然不是刑如意身上穿着的那件,而是她的皮。李润是被人剥皮而死的,死后变成了剥皮鬼。就跟饿死鬼,对食物有着极强的怨念一样,剥皮鬼对于别人的皮也有着极强的怨念。

    刑如意后退半步,摊摊手道:“很抱歉,这身衣服我自个儿也很喜欢。”

    “给我!必须给我!”李润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

    刑如意想笑了。

    “要不,你给我演示一下如何才能必须?”

    李润抬起手来,却被刑如意拿着鬼牌给打了下去。

    鬼牌本身就是地府的一件法器,刑如意手里的这块更是与众不同,因为它是阎君亲自送的。李润的手被鬼牌打中,随即缩了回去,且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

    “姐,咱们就这么把她带回去吗?”绿头发有些头疼的看着李润。

    难怪之前他怎么拘魂都没用,因为李润的魂魄一直留在她的身体里。魂魄属阴,骨肉属阳,纵然是鬼差,也没办法将个“活人”强行拘走。

    “看出什么来了吗?”

    “看?姐你说的那个?”

    “离你这么近,你都没看出来李润身上有些不同吗?”

    “没什么不同啊,不管是富家小姐,还是贫民百姓,只要是女孩子,身上有的不就这些零件儿吗?当然,零件也有好坏之分。老实说,这李润的身材还是蛮不错的。”

    “吧唧!”刑如意打了绿头发一下:“谁让你看那个了!”

    “那姐你让我看什么呢?”绿头发委屈的搓着自己的头皮,他发誓,刚刚刑如意一定也是用鬼牌拍他的。

    “符,在李润身上印着一些符。”

    绿头发凝神去看,果然看见了一些符咒,这些符咒不是贴在李润身上,而是嵌在李润那被剥了皮的血粼粼的肉上的。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你拿着圆珠笔在草纸上写字,然后死掉写好的这一页,却发现下面一页也被印上了字迹一样。

    “这是什么符?”绿头发问。

    “不清楚,不知道。”刑如意摸了摸鼻子,心说,如果狐狸在就好了,他活了那么久,懂那么多,他一定知道这是什么符。

    “我还以为姐姐什么都知道呢。”

    “你以为的就是错的,就是神仙,也不敢说自己什么都知道,因为神仙也是人修的。”刑如意盯着那些符印:“不过,李润的死,一定是跟这些符咒有关的。她的魂魄,十有八九也是被这些符咒给禁锢在体内的。”

    “那要怎么办?”

    “凉拌!”刑如意收了鬼牌:“你运气不错,赶上姐姐我今个儿心情好,我呢就帮你走一趟,好好查一查李润身上这些符咒是怎么回事儿。至于你,留在这里,看好了她。剥皮鬼怨气极大,我也没有把握她会不会从这间地下室里跑出去。从咱们刚刚下来的情形来看,她应该是被凶手给困在这里的,可一旦逃脱,必然会有别的受害者。咱们地府人手有限,你们那位阎君又是个贪玩儿的,还是少折腾点事儿好。”

    “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放心,我别的本事没有,看着小鬼还是在行的。”绿头发说着,往门口一坐,摆出了一副门神的架势。

    刑如意摇摇头,施了个鬼术,就从地下室转到了李润生前所居住的那栋别墅里。

    “你是谁?”刚刚显身,一道强光就打了过来。

    刑如意下意识的用手遮住眼睛,同时反问了一句:“你又是谁?”

    “洛城市刑警大队常泰。”

    “常大哥?”刑如意将手放了下去,“还真的是你啊。嗯,跟过去比起来,成熟了些。”

    “你认识我?”常泰眯了眼,同时也看清楚了刑如意的模样。

    那张脸,他曾在梦里见过,只是梦里的五官有些模糊,而眼前的这张脸却是十分清晰的。

    “当然认识,我们是——”刑如意忽的想起,现在的常泰是没有过往那些记忆的,她微微耸肩,然后说了句:“我们是邻居啊。”

    “邻居?”常泰尝试着搜寻自己的记忆。

    刑如意见状,轻抿了一下嘴,手里悄悄做了一个小动作。一道看不见的光,从刑如意指尖飞出,落到了常泰的头顶上。原本混沌的记忆中,顷刻间就多了一个女子的形象。

    “如意!”

    “对啊,我是如意,刑如意。”刑如意装作很欢喜的样子踮起脚来:“就是打小住在你们家隔壁老刑家的女儿啊。我记得,是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吧,我们家搬到了洛城,在见到常大哥你还是在读警校的时候。只可惜,那个时候你已经毕业了,但在学校优秀毕业生的墙上,我看到了常大哥你的照片。”

    “警校,你也是警察?”

    “对呀,我是你们大队新调来的。”刑如意笑眯眯的:“天亮之后,我就会去刑警大队报道,到时候,还得请常大哥你多多指导。”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李家别墅里?”常泰看着刑如意,满脸写着“我不信你”。

    “当然是来调查李润失踪案的啊。”刑如意往前走了一步,故作神秘道:“常大哥,不是我吓唬你,而是李润的这件案子诡异的很,跟一般的案子不一样。要不是因为这个,你们谭局也不可能去我们队里要人。喏,我是办这种案子的小专家。”

    “诡异?的确很诡异。一个大活人,好端端的在自己别墅里失踪了,能不诡异吗?”常泰轻斥了一声。

    “我知道常大哥不信,十有八九还觉得我是个神神叨叨的神经病,但是,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这别墅,常大哥你一定不是第一次来吧?去而复返,就说明常大哥你觉得这栋别墅有些不寻常,却又找不出这些不寻常在什么地方。”

    “你知道?”常泰不能否认,眼前这个叫做刑如意的姑娘的确说对了。

    白天,当他接近这个别墅的时候,就莫名的觉得排斥,觉得心里不舒服。查看现场的时候,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加强烈。他不是才从警校毕业的毛头小子,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惨烈现场的稚嫩警员,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简直来的没有缘由。

    “常大哥你看到墙上的这些画了吗?”

    李润的别墅里挂着不少的画,多是人物和风景。人物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多是西方造型,绘画风格也是油画的形式,加上布局合理,摆在这栋别墅里也算好看。

    “常大哥你是不是以为这些人物画都是用油画颜料给画上去的?”

    “不是画的,难道还是贴的?”

    “常大哥就是常大哥,一猜就猜到了。没错,这些人物画都是贴上去的,只不过在贴上去之后,又用特殊的油画颜料做了处理。”刑如意说着,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当着长条的面就将一幅画给切割了。“常大哥是刑警,这里头的东西,应该不用我特别介绍了吧。”

    墙上的画是两层的,在刑如意用刀割开表层之后,常泰也看到了下面的那层东西。

    “这是……这是人皮。”

    “没错,就是人皮,而是还是保存的很好的直到现在都还具备有皮肤弹性的极其完美的人皮。有人将这些人皮进行了特殊处理,像制作皮影一样的将它们做成了这些人物画最初的雏形。然后再辅助油画颜料,进行覆盖修饰。常大哥你之所以没有闻到那股特殊的属于人皮的味道,是因为凶手在颜料里加了东西,这些东西掩盖了人皮原本的味道。如果我的鼻子没有出问题的话,这栋别墅里所有的人物画,都是用这种工艺制作的。”

    “所有的?”

    “所有的!”刑如意瞟了一眼别墅:“这李润,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对方竟用这种恶毒的方法来对付她。常大哥你应该听说过蛊术跟巫术吧,这种用活人皮制作人物画像的方法就属于这一类型的。当然,这种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能够流传千年,且被人有所忌惮,就说明不是空穴来风。”

    “你的意思是,李润的死跟墙上挂着的这些画有关?”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刑如意吸了吸鼻子,嗅到了一股有些熟悉的,但明显是更新鲜一些的人皮的味道:“我,好像找到李润了!”